诗歌书籍

第五百四十二章 殿下的求知欲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五百四十二章 殿下的求知欲司礼监最新章节

魏公公不知道说什么好。 宋婆子拿家乡的愚昧习俗套上一层神仙术,就能把个金枝玉叶的公主哄得团团转,甘愿趴那被抽打,这事要传出去,搁谁也不信啊。

要怪,只能怪皇室的教育有点重男轻女了。 公主也好,郡主也好,基本上都是散养。 当然,根子还是出在寿宁自身。

她要是不这么着急要孩子,又岂能自投罗网叫那宋婆子给套住。 真是病急乱投医。 将心彼心,魏公公深深为寿宁着急,也同情她。 万恶的封建啊,堂堂公主生不出崽都急成这样,民间更是可想而知了。

弄明白事情原委,对于如何处置这宋婆子,良臣有点犯愁。 他知道这宋婆子是在骗钱,可公主殿下不这么看。

这位无知的殿下听说宋仙姑家乡新妇都是这样有孕,更是坚定这顿打没白受。

想到驸马爷再有几日就能回来,心弦荡的很,美滋滋。 “魏公公,这事没有什么,本宫也不怪宋仙姑,你就放过她吧。 ”寿宁不忍宋仙姑因自己的事受苦,亦不想这事传入宫中父皇和母妃耳中,便求良臣将人放过。

看着寿宁急的都要掉泪,魏公公心软了,宋婆子不过骗财而矣,但其实说起来也是无罪。 因为苦主不认为自己上当受骗。 人公主不追究,他个家奴掺和什么。

再说真要追究这宋婆子,事情肯定会闹大,届时宫里要是知道了,依万历那脾气,寿宁铁定倒霉。

好的推销员是要时刻想着顾客的。

魏公公轻叹一声,决定卖公主一个面子,放过宋婆子,毕竟等会他还要公主买他面子。

兜里那十张债券可是等着公主出血购买呢。

要是寿宁出了事,谁又来替他发展下线呢。 念及至此,朝那宋婆子挥了挥手,微哼一声:“既然殿下饶过你,咱家便放过你这一回,但有下次,定不轻饶!”“多谢殿下,多谢公公!”宋婆子一听放自己走,不迭就往外走,没走几步又被叫住。 “今日之事,外面但有一点风声,定割了你这婆子舌头。 ”魏公公说的不冷不淡,听的宋婆子却是眉眼一跳。 她能在京里混得风声水起,不是不知道轻重厉害的人,自是明白如何做。

魏公公也相信这宋婆子嘴严,因为,这婆子不可能自砸招牌。 等宋婆子逃了后,这才轻叹一声,对寿宁道:“殿下,今日这事若传入宫中,殿下可知后果?”说这话的时候,魏公公模样看着年轻,但真是以长辈的口吻和寿宁说的了。

算起来,两世为人,他魏公公还真是比寿宁大了两轮。 宫中最忌巫婆神鬼事,便是公主府也不行。

良臣是真心提醒寿宁万不能乱来,因为事情传出去,寿宁府真的会出大事。 寿宁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将头稍稍低了低,捏着衣脚竟说:“只要魏公公不说,宫里自是不知。

”语气带着哀求,这位殿下其实精明着,只要魏公公嘴严实,宫里怎可能知道。

那宋仙姑又是个老实厚道人,岂会自找麻烦。 魏公公摇了摇头,见寿宁站在那里很是勉强,脸上也能痛苦状,知她背上疼的厉害,便本能的伸手扶寿宁坐到床边。

寿宁不以为意,很是自然的由着魏公公扶到床边。 太监对她而言,不算是男人,自没有男女之别。

寿宁刚坐下,就想到一事,急忙问魏公公:“公公可是找着那活神仙了?”“啊?”良臣滞了下,这节骨眼寿宁还想着这事呢。 上次他嘴快了,把宋献策给塑造成了一个名医神相,原是拿他做嘘头,然后想办法给寿宁弄些生子的偏方。

当然,这些偏方肯定吃不死人,不过效果却是有的。 心理效果。 正史上,寿宁和冉兴让是有孩子的,不是不孕,所以良臣想钻这个空当赚取公主夫妇对他的大恩大德感激不尽。

尔后,利用这对夫妇和驸马爷们打成一片,日后移宫案时,便有大大的助力。

可因为后来事太多,就没顾得上。 现在寿宁把这事提出来,自是让他感到棘手。

他最近可是真没找过宋献策,也不知那矮子是不是还在京中。

至于偏方什么的,一时半会他也想不出来啊。 “这个…”良臣吱唔一下,想着如何哄寿宁岔过这事,要不然对方一旦知道他魏公公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魏公公哪还好意思厚着脸皮推销债券呢。 “莫非活神仙不愿来本宫府上…”寿宁见魏公公一脸为难,不由心急,慌忙起身,却是牵动背上伤势,失声“啊”了一声。 魏公公见状,知道寿宁疼的厉害,忙道:“殿下先歇着,我去找人为殿下敷药。

”寿宁真是疼的厉害,刚才宋婆子下手可不轻。

却是她自己让宋婆子打狠些,因为不打狠些,那小人精如何能跑呢。 眼看魏公公要去叫人,寿宁却不让,说莫让外人笑话于她。

“殿下既知此事会让外人笑话,又怎的这般糊涂。 ”良臣又好笑又可怜。 寿宁一脸哀苦:“公公非是女人,如何能知轩媁心中之苦。 ”“那宋婆子分明就是骗殿下,世间妇人哪有打了就能怀的道理。 ”良臣苦口婆心,希望寿宁不要这么单纯。

“宋仙姑家乡人都这样做,可见确有其事。

”寿宁却是听不进去。

“殿下又未亲眼见过,如何知就是真的了。 ”良臣失声一笑,“殿下年轻,不懂外界的事,这生孩子的事还是要讲科学的,再急总得讲科学。 ”“科学?”寿宁听的一头雾水。 “科学嘛…”良臣意识到自己嘴快说了不该说的事,一时无语。

“公公快与我说说这科学生孩子如何个生法?”寿宁求知心切,只要是能生孩子的办法,她是多多益善的。 “咳咳…”公主殿下脸上透出的对科学求知欲望,让良臣老脸一红,目光闪烁如做贼似,半响,低声问了句,“不知殿下上次月事是哪日。

”说完,瞥了眼宋婆子掉在地上的竹枝,当真是你有神功,我有科学。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