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第五十章 急眼的董大胖 感情是什么歌

第五十章 急眼的董大胖 感情是什么歌

  并不知道洛阳城里,那位大汉皇帝陛下在段段时间之内就经历了人生之中最大的磨难,并在磨难面前献出了膝盖。   此时的夏易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修整之后,正准备率领军队与皇甫嵩一道前往广宗,去进行那一场最后的决战。

  不过也是幸亏不知道皇帝的心路历程,不然夏易一准不屑的鄙视着那位皇帝陛下。

  世家既然使出如此手段,那就说明还有什么是让他们投鼠忌器的,既然如此,能够使出的应对方法就太多了。

  再不济,身为皇帝,也还有一张最大的底牌——掀桌子!  对,就是掀桌子。   既然啥都不如我意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在规则之内陪你们玩游戏?  既然我玩不下去了,那就大家都别玩了!  可惜,皇帝虽然有着一副好牌,最后却打成这样,还练掀桌子的勇气都没有了,也就难怪最后会变成这幅局面了。

  任人摆布!  生不如死!  还要让祖宗基业在自己手中葬送最后一点复兴的希望!  ——  如今夏易和皇甫嵩一个级别,都是中郎将,但是夏易的那是杂号的中郎将,而皇甫嵩的是东南西北四方的中郎将。   虽然都是同一个级别,但是差别就像是一个是穷人,一个是富人,看着都一样,但要说起身价来,自然是差别巨大。   如果这个比喻还不确定的话,那另一个就能说明了。   护夷中郎将乃是四品,而左中郎将则是三品。   所以,虽然同为中郎将,但夏易可以被皇甫嵩统领。   而虽然品级有差别,但终究都是中郎将,所以除了身份差别,两人能带领的军队其实相差无几。   而夏易作为和皇甫嵩一个级别的中郎将,不是不能多率领军队。   只是,就算皇甫嵩真的把他麾下的军队分一些出来给了自己,可是,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与其要那些不是自己的东西,还不如看好自己麾下的。

  所以,虽然都是中郎将,但夏易还是只率领真正只属于自己的军队,其他的,再好也不眼馋。   眼馋也没用。

  刘大耳前车之鉴不远,没经过自己训练,夏易如何敢轻易接手别人的军队。

  历史上刘大耳几次借别人军队,但结果如何?  一战而殁!  不是自己的用起来终究没有自己一手练出来的用起来顺手,也就难怪刘大耳无论借来多少军队,都难以当成自己的军队。

  当然,这跟能力有关系,也跟时间有关系。   若是刘大耳有能力,能选得出不会立马被人攻击的底盘,那他就有时间练兵,那样,就算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军队,可只要有时间来训练,终究还是能够训练到用起来顺手的。   可惜,刘大耳没有。   没能力找到不会被人轻易攻击的地盘。

也就咩有时间把那借来的军队消化了。   深知其中道理,所以夏易绝不会轻易借别人的军队来扩充自己势力。

  ——  十月初二。   经过十多天的跋涉,终于,在穿过魏郡之后,大军来到了巨鹿郡境内,离广宗已经不远了。   而此时,经过月余时间的争夺,广宗城下的战事已经到达白热化。   轰......  轰......  轰......  轰鸣声如同雷鸣响彻天地,震耳欲聋。

  城墙上,碎石飞溅,宛如神兵利器,擦着就死,碰着就伤。

  可是无数厮杀的难解难分的士兵却是顾不得许多,只想着把眼前敌人给杀死,好让自己存活下来。   场面残酷,宛如地狱!  城外,无数投石车正翘起巨大的石块,把它们砸向了那已经摇摇欲坠的城墙。   而城内,无数手持简陋刀枪的黄巾士兵前赴后继,涌上城墙,想要把城墙上的汉军给赶下去。   城外汉军大营,董卓正站在中军帅旗之下,双眼无情的看着那风雨飘摇的广宗城,对那宛如人间地狱的残酷战场视而不见,也对汉军面对黄巾反扑的巨大伤亡视而不见。   原本广宗城下汉军的统帅是北中郎将卢植,可是当卢植被洛阳罢官夺职,自己被派来统领巨鹿汉军对阵黄巾的时候,董卓还满心以为自己就是来捡便宜,捞大功的。

  可没想到,面对广宗城里已经油尽灯枯的黄巾军,自己率领的汉军竟然遭受了就是卢植统帅时期也没遭受过的大败!  而同时,南边濮阳传来一个叫夏易的无名之辈斩杀了黄巾二把手张宝,这让自认为自己很流弊的董卓情何以堪!  人家一个无名之辈都能斩杀张宝,而自己竟然面对黄巾还大败?  这岂不是说我董卓不如一个小喽啰?  一瞬间董卓觉得别人看着自己的目光都是蔑视!  这如何能忍!  于是,勃然大怒的董胖子在借故打杀了几个冒犯自己的渣渣之后,下令不顾一切也要攻破广宗城。   “再给我上一队人,我就不信还攻不破这小小的广宗城!”  “你,给我带队上,破不了广宗你就不要回来了。 ”  见攻城汉军又有被那些头裹黄巾,瘦弱不堪但就是很能打的黄巾军赶下来的趋势,董卓不由再次大怒,怒吼着叫嚣上人继续打!  正巧这时一个亲兵来到他身边耳语了一番,让他知道了南边皇甫元帅率领的汉军已经到达巨鹿地界,天黑之前估计就能抵达这里。   皇甫嵩?  那岂不是说那个斩杀了张宝的小辈,那叫夏什么来的?对,夏易!那叫夏易的小子也在里面了?  于是,原本就着急上火的董胖子这下更是怒气压也压不住。

  要不是这亲兵乃是自己从西凉带来的绝对心腹,就凭他带来的这个消息,董卓真想一刀结果了他。   摆摆手,让那亲兵下去了。

  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家乡人,下不去那个手。   不过,那些让自己丢了老大面子的汉军,可不能让他们轻松了。   都是这些废物,这么久了还攻不破一个小小的广宗,害的本帅丢了这么大面子。   “你、你你,你们全都给我去,攻城!”  “若是日落之前还攻不下来,休怪本帅军法从事!”  觉得不能让南边来的军队笑话的董卓也顾不得许多了,手忙脚乱的点着一个个汉军将领,最后干脆一股脑让他们都上。

  【求鲜花,求月票,求收藏】  飞卢小说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VIP充值:、、、、、、客户端:、淘好书:、、、、淘新书:、、、、【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端午看书天天乐-疯狂充值-疯狂消费吧,充100赠500VIP点卷!(活动时间:6月7日到6月9日)。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