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温州侨界留守儿童假期不孤单 浙江“洋留守”越来越少


			温州侨界留守儿童假期不孤单 浙江“洋留守”越来越少

【侨报网迅】父母远隔重洋无法陪伴左右,在漫漫长假,侨乡浙江文成玉壶的侨界留守儿童们,依然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度过。 9日,2019年亲情中华温州市侨界留守儿童快乐营玉壶分营正式开营,为孩子们快乐过暑假送上丰富多彩的活动,消弭侨界留守儿童心中的孤寂。 侨界留守儿童在快乐营开营仪式上合影留念。

(图片来源:中新网)中新网报道,此次活动共有当地的120名侨界留守儿童参加,有13名来自温州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 据介绍,活动以美丽温州,亲情中华,幸福侨乡,快乐童年为主题,为期21天,分为小、中、大三个班级,课程内容为兴趣课、特色课、户外体育、心理课、班会班务、传统文化、爱乡教育、安全环保等。

在接下来的21天里,我们将走出课堂,尝试不一样的学习和生活,启航一次全新的快乐之旅、美好之旅、友谊之旅,我们将一起分享学习的快乐、成功的喜悦……营员代表胡志勋说道。

我爸妈都在意大利,参加快乐营让我的暑期不再孤单!东背小学五年级学生胡丽颖暂时忘却了父母不在身边的失落,我是第二次参加这样的活动,之前的活动非常好,课程也非常丰富,学到了很多东西。 据大学生志愿者代表车昕介绍:我们都是大一新生,到这里志愿服务不仅仅是想给留守儿童带去快乐,同时也是我们自我成长的一个过程,我们将以优质的服务,饱满地精神,展示当代大学生的风采!当日下午,不同年龄段的留守儿童开始了第一堂班会班务课,选出本班班委,通过破冰活动开启快乐营之旅。

据了解,自2012年第一次亲情中华侨界留守儿童快乐营在玉壶镇开营以来,今年已经迎来了第十季。

举办侨届留守儿童快乐营活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侨届留守儿童当前教育上的某些不足,促进他们健康成长,帮助广大归侨侨眷、海外侨胞解决后顾之忧,促进侨务资源可持续发展。 变迁中的洋留守近年越来越少另据上海上观新闻报道2018年报道,浙江南部的青田县,全县户籍人口约万,却有华侨约33万,仅2000年一年批准出国的人数就近3万。 侨乡故事多,最夸张的说法是青田的菜场竟能用欧元买菜。 在当地随机找人采访,几乎都与华侨沾边。

一位民众说起父亲有兄弟姐妹7个,其中3人在海外,母亲家这头也是如此。 外地来人惊讶:怎么总见一位老人身边带着六七位孩子?侨乡并不广为人知的,便是这些父母在海外的孩子们。

据当地教育部门统计,2015年青田在校学生中,双亲或单亲在国外的,占比为%,而有海外关系的学生,占总数的%;他们中最小的仅1个月大就被送回国,寄养于祖辈或亲友家最长达16年。

青田县少年宫主任刘晓君曾与同事做过调查问卷:多久与父母见一次面?占比最多的是一年一次,超四分之一;很多年不见的达%,甚至一直没见过的也有%。 爸妈在海外,听起来洋气,可背后有苦涩。 有人叫他们洋留守,这一群体是青田留守儿童中的大多数。 青田县华侨史料征集办公室的言小海并不喜欢洋留守这个名称,他认为这是青田华侨史中青田人的一贯做法,把家族中最柔软、最宝贵的孩子放在中国国内,抚养成本低且安全。 但他话头一转数百年来这现象有了新变,近些年洋留守越来越少了。

其中的因素有:一是国际机票相比以前便宜,通讯与交通更为方便,孩子出国与父母归国的家庭都多了;二是中国人生活水平提高,父母们未必出国打拼,中国商机实在不少;更为关键的是,华侨父母们观念变了,陪伴孩子、让孩子学好中文、接受更好的教育,这些都比拼命挣钱更重要。

问题由来已久正值暑假,青田有好几个夏令营在办,少年宫主任刘晓君已察觉出不同:送孩子来上课的,尤其是参加家长会的老人少了。

她想起十多年前在少年宫开幼儿园家长会,台下多是孩子们的祖辈,总有人要求:普通话听不懂,青田话再讲一遍。 若碰到科技小发明一类的说明,便更麻烦了,爷爷奶奶听不懂,可孩子们的父母绝大多数在国外。 有人开玩笑说,幼儿园的一个班级就是个联合国,一打架便是国际事件。

刘晓君烦恼过统计学籍的事,每学期总有孩子读两个月,就随父母出国去了,又总有新的华侨孩子,插班进来。

多少年来,这在青田是司空见惯的事。 在西班牙生活约20年、前年才回国的方山乡龙现村主任吴立群,说起当时把儿女放在老家的主要考量:夫妻俩拼事业,请个保姆照看孩子每个月至少要1000多欧元,当年折合成人民币过万元,不如把这钱与孩子都送回青田去。 一万元不仅够一家老小吃喝,连尿布、奶粉钱都有了。 同在方山乡,周岙村的村支书林利平前些年也刚从西班牙还乡,他与妻子在国外打拼时思念儿女,可当时全村只有一部电话,算好时差打电话回去,往往也找不到人,得托乡亲们与家人约好等电话的时间,次日再打。 林利平的儿子林孙鑫回忆,那些年,在方山乡学校里大多数同学都是洋留守。

多少苦处,不足为外人道。

眼下生活比以前好了,尴尬却有增无减。 一位正参加夏令营的小学生,向记者坦言自己不喜欢意大利,尽管她从未去过,但她从记事时便知道父母在那个国家,自己小学毕业后也将去意大利读书。

可一旁的另一位孩子,对青田的一切都显得不太满意,她不喜欢青田的米粉,更爱披萨和意大利面。

我想回去,再不来青田了。 她说,在意大利生活了10年才被父母送回国,期待她能学点中文、认点汉字,可青田对她而言,在感情上已是他乡,尽管她能讲一口流利的青田话。

刘晓君关注到眼前这醒目而特殊的洋留守群体,为此写过论文。

她在少年宫工作十多年了,常被人称为宫主。 他们在情绪表达上与普通的孩子有明显不同,比如他们很少表现出撒娇式的依赖。 刘晓君说,对教育工作者而言,更麻烦的事是这群孩子似乎都隐隐明白,未来某一天会被父母接到国外,打工挣钱或者学着做生意,能不能读好书,成了一件次要的事。

可是,他们对国外那片土地又一知半解,对中华传统文化也缺乏认同对中外两头的迷茫与疏离,让他们相比普通的留守儿童,更缺乏安全感与归属感。

但是,除了关怀,还能做些什么呢?不少青田人觉得,这似乎是个由来已久的无解问题。 回故乡的机会近几年,变化正悄悄发生。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