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细君,对她的另一种爱称

  朋友是位老师,所以说起话来常常是之乎者也的,因此,我也不得不学着咬文嚼字。

因为相互熟悉,便也家长里短的唠唠,偶尔会提及对方的家人。

再因为我也喜欢舞文弄墨,也算是文化人对文化人,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说话就难免出现酸唧唧的言词,我尊其妻为夫人,他笑曰:我是否该称呼你丈夫为先生?  “夫人”、“先生”,在日常的琐碎生活中,还真不多遇到。

托腮思索半晌,对其妻,依然找不到一个更合适的称谓,也就只好依然固我地称呼“夫人”。 一次问其:你夫人多大年纪了?答曰:贱内,比我小两岁。   这个“贱内”,让我陷入了沉思。

印象中,这样的称呼只在古装戏里才有,这忽然间就来到了生活中,心里咯噔一下,还真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小的时候,曾经听父亲这样称呼母亲,“他娘”。

“他爹”、“他娘”,这应该是上一代农民夫妻间最通俗的称呼,也常常听到村里的叔伯父母们都如是相互称呼的。

后来的有一次,家里来了较为陌生的客人,听父亲这样介绍母亲,这是我内人。 “内人”这个词就落在了我幼小的心里。

再后来,父亲的朋友给我哥做媒人,介绍的女朋友不是别人,正是父亲的朋友的内人的娘家侄女。 至此,“内人”这个词,就再一次地砸向了我的耳鼓。

那时,虽然还不是太明白其含义,但知道这又是妈妈级的女人们的一个称呼。   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也多起来,就知道了古代男子一般是不直呼妻子的名字的,更不会像现代人这样大喊老婆,而是有多种词汇来代替。 像前面的朋友所说的“贱内”,父亲及其朋友所说的“内人”,还有文绉绉一些的“拙荆”……对于这些称呼,不管男人在说出这个词时,是如何的深情,还是如何的怜惜,但听起来总有一些男尊女卑的感觉,心里不是那么舒服。   如果我老公这样称呼我,我一定会坚决反对,并且做出强烈抗议。

倒是识不得几个字的大老粗们的一个“他娘”更贴近生活,透着亲切。 但若是老公如此称呼我,我也一定会觉得太土气而抵制。

  看书上介绍,古时,对妻子,还有一种称呼——“细君”,不多见,但确实存在着。 “细君”,最初大概是《汉书·东方朔传》里记载的一个故事里的。 话说汉武帝时期的一个大热天,武帝赏肉给官员,可左右等不来分肉官,眼看着天热肉要坏了,东方朔就独自拔剑割肉回家了。

后来,分肉官向武帝告状。 武帝责问东方朔。

  东方朔谢罪后,这样回答武帝“朔来朔来,受赐不待诏,何无礼也?拔剑割肉,一何壮也;割之不多又何廉也;归遗细君又何仁也!”东方朔以他的机敏非但没获罪,还逗得武帝哈哈大笑,再次得到了封赏。

同时东方朔对妻子的爱称——“细君”一词,也就延续下来了。

  “细君”,从字面解释,细乃小,君,君主,皇帝也,就可以理解为“小皇帝”的意思吧?一个男人若能够谦卑殷勤地像伺候皇帝一样的伺候老婆,那,这个女人的心里甜的怕是不能用蜜来形容了。 称呼妻子为细君不止东方朔一人,郑板桥也曾作七言绝句《细君》称赞妻子的天真俏皮活泼可爱。

而“细君知蚕织,稚子已能饷。 ”这是韩愈对妻子卢氏的疼爱与赞美。

  新月派诗人朱湘在留美学习期间,曾给远在国内的妻子刘霓写情书,讲东方朔割肉的故事,然后写到:“这个故事,我的霓君,我的细君,我的小皇帝,你看这有点趣味吗?我如今在外国省俭自己,寄钱给你,别的同学是不但不寄钱回家,有时还要家里寄钱,你看我和东方朔先生比起来,也差不多吧?”足见他对妻子的疼惜与浪漫。

  如此,“细君”该是最美的一种爱称了,比老婆隆重,又比妻子俏皮了许多。 男人们,不妨以此来宠爱你的老婆一回吧。 深情地喊她一句,我的宝贝,我的“细君”……。

细君,对她的另一种爱称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