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第四十六回 达达国议举伐宋 杨宗保兵征西夏

第四十六回 达达国议举伐宋 杨宗保兵征西夏

,连藩接境。

往者北番自晋、汉以来,每见尊惧;宋君御极,遂致干戈日寻,,竞被宋朝所灭。 今西番控弦之众,不足以当大朝一郡,倘若兵甲一动,致怒宋君,长驱而来,岂不是,哉?主上自宜详审焉。

”道未罢,一将应声而出曰:“不因此时进兵而取中原,尚何侍耶?”众视之,乃羌氏人氏,姓殷名奇,使二柄大杆刀,有之勇,更会,国人惧之,号为“殷太岁”。 部下一将,名束天神,亦有妖法,能化四十九个变身,西番号为“黑煞魔君”。 是日殷奇力奏:“正好乘虚伐宋。 ”穆王曰:“卿要举兵,有何良策?”奇曰:“臣近闻中原将士调残,杨六使等已皆丧亡;沿边守将,武备不修,一闻烽警,人各望风而走。

凭臣平日所学,声势及处,先教郡邑瓦解;兵抵皇城,管取一战成功。 取宋天下,有何难哉?”穆王大悦,遂封殷奇为征南都总管,牙将束天神为正先锋,汪文、汪虎为副先锋,江蛟为军阵使,共统十万番兵征进。

殷奇领命而出,将羌兵操练精熟,克日离西番,望雄州进发。 但见:旌旗蔽野,杀气凌空。

有诗为证:凄凄杀气遮红日,金鼓声鸣势若雷。 徒恃英雄生怨隙,径教匹马不西回。 殷奇兵行数日,将近雄州,离城正南十里安营。 镇守雄州者,乃都监丘谦。 闻知西番兵至,与牙将邓文议曰:“此是西番听得吾之本官已丧,朝中无甚良将,故乘虚入境,来寇中原。

今雄州军马单弱,恐难迎敌,似此奈何?”邓文曰:“都监勿虑,城中有兵四千,留一半守城,吾同骑尉赵茂率兵二千,出城迎敌。 ”丘谦曰:“贼乓势重,公等不宜轻觑。

”邓文曰:“无妨。 ”即与赵茂披挂完全,率兵扬旗,开城而出。

西番殷帅见宋兵出战,排开阵势,马上高叫:“宋将作急投降,必有重用;假若执迷,吾今十万羌兵,即将雄州踏为平地。 ”邓文,指而骂曰:“无端番逆,不知天命。

大辽如此之雄,尚遭吾灭;汝西番旦夕不保,还敢妄想中原那?”殷帅大怒,问:“谁先出马,捉此匹夫?”只见左哨下一将,应声而出,乃束天神,手执铁斧,纵骑直取邓文。

邓文举枪迎战。 四下呐喊。

二人斗上三十余合,邓文枪法渐乱。 赵茂拍马舞刀相助。

天神力战二将,全无惧色。

殷奇于马上挽起巨弓,一矢射中赵茂而毙。 邓文见茂中伤,抛战逃走入城。

殷奇挥羌众奋击,宋兵折去一半,遂乘势围了雄州。 邓文下令紧闭城门,入见丘谦,道知西番兵锐,军尉赵茂中矢身亡。 丘谦骇曰:“,势所不敌,今其困城紧急,可修表,令人入京求救。 ”邓文曰:“!”即时修表,遣骑军夜深出城,星火来到汴京,投文于枢密院。

近臣奏知真宗,真宗大惊曰:“西番乘虚入寇,实乃大患。 ”急聚文武商议。 柴玉进曰:“臣举一人,可御番兵。 ”帝问:“是谁?”玉曰:“三代将门豪杰、金刀杨令公之孙、官授京城内外都巡抚杨宗保也。

若用彼部兵前往,破之必矣。 ”帝大悦曰:“卿之所举,实称其职。 ”即下命,封宗保为征西招讨使,呼延显、呼延达为副使,大将周福、刘闵为先锋,发兵五万,前退番兵。 宗保领旨出朝,诣无佞府辞令婆出师。 令婆曰:“曾忆汝父遗言:国尚有兵革,须尽忠所事。

”宗保曰:“军情紧急,特辞令婆即行。

”令婆吩咐:“审机调遣,莫坠先人威风。 ”宗保领诺,出教场中,催集军马齐备,克日离城,望雄州进发。

时值十二月天气,朔风寒冻,但见:鸿雁北来声惨切,征人西下怯穷途。 宋朝人马,直抵焦河口,望雄州只争十五里之远,宗保下寨于崖口,遣人报知城中。 却说番帅殷奇闻知消息,吩咐部下大将:“宋之援兵,旗上大书‘杨宗保’。 久闻此人是六使长子,。 当时破南天阵,皆其调遣。 今部兵来到,汝等不可轻敌,各宜用心。 若能胜之,中原不难取矣。 ”副先锋汪文、汪虎进曰:“不消元帅出阵,小可二人,管教杀退宋兵。

”殷奇即付与精兵二万。

次日,汪文于平川旷野,列阵索战,遥望见宋军鸟飞云集而来。 杨宗保马上厉声问曰:“封境有定,何故来犯吾地,杀害生灵?”汪虎答曰:“雄州近西番之地,为汝侵夺,不得不取。

”宗保大怒,顾谓左右曰:“谁先出马?”呼延显应声请战,挺枪跃马,直取汪虎。 汪虎舞刀交还。 二人鏖战三十回合,汪文举枪来助,呼延达绰斧从旁攻人。 汪虎力怯,跑马便走。 呼延显激怒追之。 杨宗保率后军继进,汪文抛战退遁,宋军竟进,番兵披靡,丘谦在城上望见西番战败,开东门接应,大胜羌兵一阵。 宗保亦不追赶,收兵入城。

文、虎率败众回见殷奇,道知宋兵势锐难敌。 殷奇怒曰:“些须宋人,犹不能胜,尚望取其中原乎?”即欲引兵亲故。

束天神曰:“元帅稳坐,看小将立退敌兵。

”奇曰:“汝先见阵,吾亦随后接应。

”天神领诺。

次日平明,于城下扬威耀武搦战。 忽东门一声炮响,呼延显、周福厉声骂曰:“背逆丑贼,不即返兵,剿汝等无遗类矣。

”天神大怒,纵马举方天戟,直取周福,周福舞刀迎敌。 两骑相交,战不数合,天神佯输,引宋兵入阵,口念邪偈,忽狂风大作,飞砂走石,半空中黑煞魔君无数。

周福大惊,回马急走。 背后天神复马杀来,一戟刺于马下。 宋兵大败,死者甚众。

呼延显慌忙走入城中,抽起吊桥。 天神直杀至壕边而回。

呼延显入军中,报知宗保周福战死之由。

宗保惊曰:“西方竞有如此怪异?谁敢再出兵见阵?”道未罢,刘闵进曰:“小将再见阵一番。

”宗保允行,即付与精兵一万。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