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重生之尘轩王妃》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相遇

《重生之尘轩王妃》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相遇《重生之尘轩王妃》是酸菜鱼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羽寂影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原先的山洞,中间的一汪清水消失不见,呈现的是凹下去的巨大深渊。 我就躺在深渊的边缘,身上的衣服因为水的关系冰冷刺骨,怀里的泷泓白虎翼渧正睡的香甜,不知做了什么好梦,时不时的砸...推荐指数:《重生之尘轩王妃》相遇免费试读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原先的山洞,中间的一汪清水消失不见,呈现的是凹下去的巨大深渊。

我就躺在深渊的边缘,身上的衣服因为水的关系冰冷刺骨,怀里的泷泓白虎翼渧正睡的香甜,不知做了什么好梦,时不时的砸吧着小嘴。 我起身小心翼翼的将它抱到旁边,然后盘膝而坐,驱动着巫灵术烘烤着身上的衣服。 外面的三人也已经从雨夜蔓藤的枝桠中脱离出来,此时正一脸焦急的寻找失踪的我。

茈玺一边慌不择路的走着,一边不停的动着食指,试图通过灵莺绳找到我的足迹。 只可惜现在的我正用灵术烘烤着衣服,彻底掩去了灵莺绳的能力,从而错失了与他们汇合的机会,白白走了许多冤枉路。 森林还是漆黑一片,天空也是零星的挂着几颗星星。 我蹲xiashen将旁边的哩咙花摘下,念着咒语将它变成一个巴掌大的小鸟,循着人的气味往前飞去。 我抱着翼渧在后面慢慢的走着,在森林里绕来绕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幻化的小鸟停住。 出现在我眼前的并不是茈玺他们三个,而是一个躺在地上的人。 当我走进了才发现他受了伤,而且还很严重,鲜血浸满了他的白色衣袍,就连脸上也溅满了鲜血,让人看不出原先的容貌。

将翼渧放下,驱动巫灵术进入他的体内,修复他受损的经脉。 因为我是闭着眼的缘故,并没看到当巫灵术一进入他的身体,他就醒了。 用几近冰冷的眼神看着我,狭长如狼般的眼睛微微眯着,透着危险的气息。 只是,危险很快散去,呈现的惊讶,欣喜,以及不可思议。

他破损的经脉恢复的很快,只用了我一成的巫灵术。

只是身体上被灵术打到的伤却很严重,等我好不容易采集全药材回去后,他已经消失了。 如傻子般拿着药材在原地发呆,直到脖子上传来冰冷,以及耳边响起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你是谁?为什么和她长的一样?”“恩将仇报。 ”我面无表情的说完,将手里的药材狠狠的往后面他的脸上丢去。 在他慌乱之际,劈手夺过他拿在手里,架在我脖子上的短匕首,转身指向了他。 只是当我看到那张干净俊美的容颜时,慌了,乱了,手连带着心都跟着颤抖和痛。 多少次深夜梦徘徊,梦到和他拥有相同容颜的男人,与我斗法,而我每当看到他时,心里第一瞬间的反应,竟是逃离,躲避……。

白暂的皮肤仿似冬日白雪,狭长而深邃的双眼透着淡淡的危险,高挺的鼻梁,微薄透红性感的唇角微微上扬,透着邪气。

他是上天的宠儿,不论是他俊美的容颜,还是他全身上下散发的帝王之气。

羽寂,如神一般的存在,不管是在前世,还是现在。

他不需要做任何动作,只静静的站在那里,都能让你感觉到无形的沉重压力。

指着他的手开始颤抖,回忆也接踵而来。 前世,他是元夜登上王座的重要威胁与阻碍,手里不仅掌握着开元国一多半的兵力,还握着开元国唯一一支被称作死神的军队,羽灵军。 再加上他浑身上下散发的帝王之气,哪一样都不是元夜可媲美的。 为了能帮助元夜除掉他,我费尽心机的模仿皇后的笔记,将他从边界骗回,并在半路埋伏杀手伏击他。

然后在写信给羽皇说他在军队里私养亲兵,企图谋反。

虽然因为他的灵术太高让他逃脱,但也在羽皇的心里埋下了疑心的种子,收回了他一多半的兵权。

前世,我与他斗智斗勇,互不相让,为元夜登上王座开辟了一条毫无阻碍的光明大道。

一切都只为了他花前月下,对我郑重的承诺,“汐儿,无论将来结果如何,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个。

是王爷,那你就是我唯一的王妃。 如果有幸登上王座,那我必会除去三宫六院,封你为王后。 ”现在想来,那句话是多么的可笑。

王爷不缺侍妾,当个有如摆设,唯一的王妃又能如何?除去三宫六院,却还是会有源源不断的美人送到他的寝殿,当上权利架空的王后又能如何?允诺我的一切,不过是让我为他铲除异己所打出的幌子,可当初的我还是傻傻的为他这句话感动了许久,支撑了许久,总以为他心里是爱我的。 或许女人总是那么毫无条件的相信承诺,相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动情诗词,并自动忽略男人可以拥有三妻四妾的残酷现实。

泪不自觉的不停的往下落,原以为前世的一切都不会在触动我的内心,却不曾想脑海里记得那么清晰,仿似昨天发生的一样。

手里的匕首最终也没刺向他,随着匕首的落地,茈玺的到来,一切又回归了陌生。

我泪流满面的抱着翼渧往旁边走去,他们三人疑惑的看了羽寂一眼,便跟在我的身后一起往森林外走去。

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有几次茈玺想开口问我发生了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气氛的凝结,森林的诡异,以及我掉落在羽寂那里的珠花簪。

还有羽寂捡起珠花簪时的淡淡微笑,在这个被黑暗笼罩的夜里真实的发生着。 用夜明珠照亮,白色的水冰晶装饰,富裕奢侈的宫殿内,十二个身穿白色长袍,拥有紫眸白发的男人,抬头挺胸,傲气十足的分坐两旁。

在他们中间的上方,位于十二级台阶上的是巫灵族至高无上的宝座,一块万年打造的圆形白玉冰晶。 坐在上面,不仅可以修身养性,还能提升你的修炼速度。

自巫灵族建族以来,这块玉冰晶便被摆在这里,万年过去,它不仅没有丝毫损坏或减少,还越发的纯粹,透着一股来自万年的灵脉威压。

对于这块神乎其神的冰晶,族人也是众说纷纭,有说来自上古时期,天突然破裂掉下来的边缘;有说是祖先修炼成神,飞往神界后丢下来照拂后人的;有说是由祖先的神之巫灵术合力打造的……。 摆在冰晶旁的香已经燃尽,最后一点萤火也随着香灰熄灭。 位于主位左边的花白胡子老头,懒懒的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又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放下了眼皮。 剩下的人却有些坐不住了,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有说神君面子大,让他们这些德高望重的老家伙等的;也有说神君自醒来以后,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大约窃窃私语的半柱香时间,梅溟出现在冰晶上方,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那些心表不一的长老,双眼微微缩了缩,冰冷绝情的声音在大殿响起,“找我何事?”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积极。

最后右边最中间站起来个老者,“神君大人,您为何要杀了巫灵女?要知道每个巫灵女都是精挑细选出来为您延绵子嗣的,您就这样把她杀了,如果将来没有孩子,巫灵族可就没人继承了。

神君大人要三思啊!”从其他人脸上扫了一眼,梅溟嗤笑道:“擅闯本神君寝殿者,死。

巫灵女也不例外,几位长老把她送去时,莫不是把这件事给忘了,还是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停顿了一下,见他们都低着头,不由冷哼,“在说,本神君没有孩子,几位长老不是有吗,以后偌大的巫灵族,难道还选不出个人来管理巫灵族……?”话音未落,长老们齐刷刷的跪了一地,左边主位的老者拱手说道,“神君大人这是在敲打我们这些长老们有些越权了吗?谁不知道继承神君必须是拥有巫灵族纯白血脉的人。

我们那些旁支,哪有这么高贵的血脉?神君大人还是早纳巫灵女或神后大人,延绵子嗣吧。 ”梅溟看着眼皮底下,连说谎都心不跳,气不喘的大长老,在心里冷笑着,“老家伙,以后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长老们微低着头,见许久也没个动静,抬头只见冰晶上早已没了梅溟的影子,纳闷之际,一个略带高兴的声音飘来,“谁说本神君没有子嗣,如果不出意外,她今年已经十五岁了……。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