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浅画镜中眉,深拜楼中月。”刘克庄《生查子·元夕戏陈敬叟》原文翻译与赏析

“浅画镜中眉,深拜楼中月。”刘克庄《生查子·元夕戏陈敬叟》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繁灯夺霁华,戏鼓侵明发。

物色旧时同,情味中年别。

  浅画镜中眉,深拜楼西月。 人散市声收,渐入愁时节。 【译文】  元宵节的繁灯丽彩夺去了明月的光华,喧闹的戏鼓声一直响至天亮。 习俗风情与以前没什么两样,只是人到中年,情味有些凄凉。   像汉朝的张敞,对着明镜为佳人描眉,一起在楼中赏月,祈求天长地久。 欢乐的人们渐渐散去,街上如往常般寂静,而我的心情却渐渐感到有些忧伤。

【赏析一】  《生查子·元夕戏陈敬叟》是宋代词人刘克庄的作品。

此词题为元夕戏作,实则抒发人生感慨。 上片概说元夕之夜,灯繁月明,鼓乐通宵,概括了元夕的繁盛,物色如旧而情味却别,不觉感慨系之,颇有悲凉之感;下片用典,写佳人西楼拜月,镜中画眉,待到乐止人散,却又渐入愁乡。 全词构思新巧,造语工丽,感情真挚,写景细腻,充分显示了词人的艺术。 【赏析二】  这是一首元宵观灯戏友感怀之佳作,题为元夕戏作,实则抒发人生感慨。

全词突出中年情怀与往昔的不同,抒写自己中年气衰、叹世事沧桑,和对友人和美夫妻生活的羡慕及自己生活的愁苦。 上片写元宵夜晚灯火通明、锣鼓声不决的繁盛景象,景象不改,而自己则已入中年,情味自别,虽旷达如陈敬叟者亦不可免,衬托了作者自己的孤独。 【赏析三】  繁灯二句以繁灯夺去月光的大胆夸张的联想,彻夜的戏鼓声声,勾画了元宵夜热闹非常的喜庆场面。 第一句写灯光之多与明亮,第二句写人们彻夜狂欢。

形声兼备,概括力极强。 物色二句辞意顿折,物色同、情味别形成物我、情景不谐和的反差。 中年二字颇有无奈沧桑之感,作者感叹仕途险恶,虽元宵佳节景物依旧,却人近中年,已失掉青年时代的豪兴。

  下片换头转写闺情。

浅画眉二句写对着明镜为佳人描画新的眉样,共同在楼心深情地礼拜月亮,表示对吉日良宵的向往和期待。

这里是悬想陈敬叟之妻在家画眉拜月,盼夫早归,而陈敬叟却留滞临安,当夜阑人静之时,亦不免愁肠渐生。

题中云戏,便是指调侃友人夫妻恩爱,反衬自己的寂寞,暗寓着羡慕之情。 结尾两句与开头两句相呼应,强化了主题,点出主旨:欢乐时,人们可暂时忘却忧伤,但当欢乐过后,孤寂之感便会重新萦绕心头,突出自己忧愁的心绪,昭示出盛筵必散的哲理,有感伤之味。

这两句写出一种繁华过后是冷寂,欢乐终了入悲愁的情景与体验。

一个渐字,慢慢道出作者委曲幽怨之情。 【赏析四】  全词层次分明,构思新巧,造语工丽,感情真挚,写景细腻,有真实的人生体验,含蓄而有余味。 【赏析五】  刘克庄(11871269)南宋诗人、词人、诗论家。 字潜夫,号后村。

莆田(今属福建)人。

辛派词人的重要代表,词风豪迈慷慨。 在江湖诗人中年寿最长,官位最高,成就也最大。 初名灼,师事真德秀。 宁宗嘉定二年(1209)补将仕郎,调靖安簿,始更今名。

江淮制置使李珏任为沿江制司准遣,随即知建阳县。 因咏《落梅》诗得罪朝廷,闲废十年。

后通判潮州,改吉州。

理宗端平二年(1235)授枢密院编修官,兼权侍郎官,被免。

后出知漳州,改袁州。 淳祐三年(1243)授右侍郎官,再次被免。

六年(1246),理宗以其文名久著,史学尤精,赐同进士出身,秘书少监,兼国史院编修、实录院检讨官。

景定三年(1262)授权工部尚书,升兼侍读。 五年(1264)因眼疾离职。 度宗咸淳四年(1268)特授龙图阁学士。 第二年去世,谥文定。 他晚年趋奉贾似道。 谀词谄语,连章累牍,为人所讥。 但他也曾仗义执言,抨击时弊,弹劾权臣。 分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