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章莹颖案庭审第六日:嫌犯母亲出庭再打亲情牌章莹颖

章莹颖案庭审第六日:嫌犯母亲出庭再打亲情牌章莹颖

  庭审第六日  章莹颖案嫌犯母亲出庭再打亲情牌  称儿子被判死刑“将是毁灭性的”章莹颖家人代理律师认为辩方目的是逃避死刑  章莹颖案于美国当地时间7月15日进入量刑阶段审理第六日。

7月16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当天嫌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的母亲、妹妹和狱警出庭作证。

嫌犯母亲作证时称,儿子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受伤后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并表示如果嫌犯被判死刑,对她来说“将是毁灭性的”。   据了解,辩方将于周二(当地时间)正式结案,随后将由控方进行反驳。 结案陈辞定于周三(当地时间)进行。 章莹颖家人的代理律师王志东表示,量刑阶段审理以来,辩方在选择证人上主打亲情牌,间接向陪审团成员施压,强调克里斯滕森因为酗酒而导致的转变,或试图证明心理咨询顾问在其有杀人倾向后未能采取有效措施,“辩方的目的是为了让克里斯滕森不被判死刑。 ”  嫌犯母亲称儿子意外受伤后  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克里斯滕森的母亲艾伦·威廉姆斯当天作证说,如果她的儿子被判死刑,“那将是可怕的”。

“这将是毁灭性的。 ”她说。   关于他的罪行,克里斯滕森的母亲说:“太可怕了,这令人悲痛,我感觉很糟糕。

”她说,她“每天至少会想(章莹颖的家人)5次”。

她称,“会想到这对他们来说一定很可怕。 ”  但她说,她仍然爱克里斯滕森。 “我爱我所有的孩子和布伦特……这当然是无条件的。

”她说,她儿子19岁时发生了意外,在工作场所摔倒了。

之后,克里斯滕森告诉她,他在搜索引擎上检索了自己的症状,认为自己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 检方对此提出异议,认为辩方在放弃心理鉴定之后,不应在法庭再次提及。

嫌犯母亲接着说,她带他去看了医生,医生说他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法庭还播放了克里斯滕森一岁生日时的家庭录像,包括打开圣诞礼物和弹钢琴的画面。 克里斯滕森在母亲作证时,抓着面前的纸巾,在不同的时间点都在哭泣。

  辩方周二结束证人证言  周三将由控方进行反驳  当天下午,布伦特·克里斯滕森的律师传唤了他们最后的证人——他的妹妹安德里亚·克里斯滕森,嫌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拒绝出庭。   他的妹妹说,在成长的过程中,她尊敬哥哥,他是她的榜样。 “布伦特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 ”她说,他从来不会提高他的嗓门说话。

她还说克里斯滕森的妻子“棒极了”,形容她冷静而甜美。

  安德里亚说,当她听说克里斯滕森的罪行时,感到“震惊、悲伤和同情”,“我感到非常难过,因为他已经受够了,才会做那些。

”  据了解,辩方将于周二(当地时间)正式结案,随后将由控方进行反驳。 结案陈辞定于周三(当地时间)进行。

  章莹颖家人代理律师称  辩方目的是让嫌犯逃避死刑  北青报记者从章莹颖家人的代理律师王志东处了解到,杀害章莹颖的嫌犯克里斯滕森量刑阶段审判期间,辩方传唤的证人有他的父亲、母亲、妹妹、叔叔、舅舅、前妻、他小时候的玩伴、邻居;高中和研究生同学、小学和中学老师、大学教授、在研究生期间一起做助教的同事和负责人;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三位咨询师,还有辩方律师聘请的心理咨询专家等。   王志东律师表示,辩方的目的是为了让克里斯滕森不被判死刑。 因此辩方在选择证人上,大概有如下几个特点:第一,亲情。 第二,转变。

辩方选择嫌犯人生过程当中的见证人,“试图证明嫌犯原本是一个正常的人,甚至相当出色。

他是在案发前的一两年发生了很大变化,导致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婚姻走向终结。 ”第三,心理。 辩方先传唤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三位咨询师作证,然后由专家证人左林博士证明咨询中心在了解到克里斯滕森有自杀和杀人倾向之后,没有按照正常的程序,采取必要的跟进和措施。 第四,推诿。

辩方律师试图把嫌犯的犯罪行为归结于其他人的责任。 第五,压力。 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在作证的时候曾经说过,他似乎可以接受死刑,但是无法想象他的儿子真正被处死时的情形,说他不忍想象下去。

  王志东律师表示,量刑阶段的审判,在检辩双方分别做结案陈辞后,案件将再次交到陪审团手中。

“陪审团讨论作出决定的时间,从几个小时到一两个星期都有可能。 陪审团的结论有三种可能性。 第一种,12人一致同意死刑;第二种,12人一致同意终身监禁,不得保释;第三种,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则刑罚为终身监禁,不得保释。

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陪审团成员坚决不同意死刑,克里斯滕森将被判处终身监禁。

”  文/本报记者张雅。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