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第一百二十二章 做牛做马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二章 做牛做马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两位在方府颇有影响力的客卿,护住了林宇,并表示不再担任方府客卿。 这份果决,让方清雪惊诧的同时,林宇也是有些始料未及,但……心中却是极为感动。 当然除了感动外,林宇内心也忍不住嘀咕这两人都是老狐狸,方府现在随时都可能覆灭,甩掉方府客卿的身份,凭借他们的学子功名,总督府也不会太过为难他们。

在总督小公子杜怀义进入方府的同时,陈廷均也是踏上了前往方府的路途。

陈廷均身为武陵郡守,总督府来人,他不可能置身度外,是绝对要过来见官的,同时协助总督府调查跟缉拿案犯。 陈廷均刚进入内院,便被包围方府的杜家军给震住了,这都是经历过沙场血战的军士,不是郡守府的黑甲军能比。

“下官武陵郡郡守陈廷均,见过总督大人!”陈廷均进入方府议事堂的院子,一眼便看到了身穿盔甲的杜怀义背影,以为是杜成远总督亲至,便是行了大礼。

杜怀义转身,英俊的脸庞上充斥着似笑非笑的神色,道:“陈郡守来的正好,本公子就等你来了……”说着,杜怀义便是直接进入了议事堂内,身后始终保持沉默的两个中年人寸步不离的跟着。

“不是总督杜成远?”陈廷均微微蹙眉。 与此同时,方府内院高层包括老祖方真,也都一块被带进了议事堂中。

杜怀义看到了议事堂中的方清雪等人,眼睛猛地一亮,道:“原来议事堂里还有人,来人,除了方姑娘以外,所有人全部拿下。 ”又是一声令下,杜家军直接冲了进来,长枪‘铿’的一声,便架在了两位客卿,以及林宇、方世杰与方世明的脖子上。 呼~林宇深吸了口气,眼下情况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在曹柏没来之前,他没有什么好多计策。 因为眼下能够救方府的也只有身为子爵的曹柏了,他的来历很不一般,只要拖到天子诏令来,这一切就能够结束了。 “杜兄,我是方世杰。 ”方世杰脸色有些不好看,自己可是投诚的人,怎么能够将兵器放在他的脖子上。

杜怀义端坐在方府老祖之前的位置上,似乎并不急着立刻让方府一干人等人头落地。 身为太乌行省总督府的小公子,杜怀义是极其自傲的,在京师他也是众多官二代中颇有名声的大才子。

如今才弱冠年纪,就已经才华横溢,放眼整个大夏也是出类拔萃的一群人。 他同样还是圣前书院的学子。 可偏偏他看中了的一个女子方清雪,却对他不屑一顾,连提亲的时候都被方府拒绝,还言之凿凿地说方清雪是病体。

可前段时间他在京师收到了方世杰的书信后,他才得知真相,方家老祖为了阻止方清雪嫁给他,竟然招婿了。

那个赘婿居然还是个才气为开窍的废物,叫做林宇,这让他极其愤怒。

如果方府找的赘婿是个天赋比他高,才气比他高的豪门子弟,他二话不说。

可方府招的却是个废物,岂不是间接的说他连废物都不如?如今方府咎由自取,终于让他寻到了,可以名正言顺惩治方府的机会了。

今天,他要方府所有人人头落地,方清雪这个贱人,也要死!“放开方老弟,要不是他通风报信,本公子还不知道方府暗地里搞了哪些事瞒着总督府。

”杜怀义示意羁押方世杰的杜家军退开。 然而,他的这番话却像是导火索,再一次点燃了方家内院高层心中的怒火。 “方世杰,你好胆……你可是我方家之龙,你居然做出这等败坏家族的事来。

”“你与方世明,还有你那老爹一个德行,养不饱的白眼狼……你必将死无葬身之地……”内院高层在痛斥方世杰,最初方世杰脸色还是极为苍白,但听多了却觉得无所谓了。

“呵呵,自古以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诸位世叔伯别说的这么难听。

”方世杰淡笑道,随后他直接跪在了杜怀义身前,道:“我方世杰愿意成为怀义公子身边的书童。

”“你……”方家老祖方真勃然大怒,就在他准备动手掌毙方世杰的时候,杜怀义身旁的一人一步跨出,强大才气波动,让得整个议事堂都劲风呼啸。

蹬!蹬蹬!方真的身体连连倒退,眼中已经被一片震撼之色替代,他看向那文质彬彬到中年人,内心惊诧不已。 好强的文道修士,应该是修炼了才气神通的学爵。

“我儿,你,你怎能做出这等事……”被杜家军架着的方如山又一次醒来,看到了他引以为傲的小儿子方世杰,方家之龙,居然要求着成为杜怀义的书童,急怒攻心下,再次吐出一大口老血。 气机萎靡,离死不远了。 人都有被活活气死的时候,显然方如山就离此不远了。

“我,我也愿意成为杜公子的书童,做牛做马都可以!”方世明直接跪了下来,格外的虔诚。 噗!“啊……我死不瞑目啊……”方如山双眼一睁,两腿一瞪,居然活活给气死了……“爹!”“父亲!”方世明与方世杰大喊,见方如山直接死了,两人仇恨地目光看向方家内院高层,道:“都是你们逼的,如果从一开始我爹就是外院院主,老祖将传承心法给我,我何必要这么做?”“你们都觉得我爹是爷爷的义子,就压根没将我们当成是方家人,否则怎么会为了一个赘婿,处处针对我们……”方世杰与方世明已经进入了极端,父亲死了,他们哪里还能保持风度,尤其是方世杰,眼中淡漠,似乎将方府所有人当成了杀父仇人。 “什么?方府如此看重那个废物赘婿?本公子提亲都敢拒绝,如今还重用那赘婿林宇,简直是对本公子,对总督府的羞辱。

”杜怀义勃然大怒,听到方府居然那么看重一个废物,却拒绝了他这个总督府公子的提亲。

心中的那股屈辱感,让他再也无法淡定下来,咬牙切齿道:“来人,将林宇给我斩了!”“不可!”“你敢!”“住手……”杜怀义的话音一落,议事堂中便同时想起好几道声音,都是替林宇求情以及存着保全林宇性命的人。 有方清雪,有赵师、陆庸,陈廷均,方如龙……林宇的目光落在了他们几人身上,内心很是感动,方府正是有他们存在,自己才心甘情愿去求人,求曹子助他渡过这一次的劫难。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