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我很好,只是弄丢了你

我很好,只是弄丢了你

  黑熊又生气又奇怪,说:梁子,你什么时候也知道害怕了?知道害怕还那么做啊?有蓝莓那么好的姑娘你还在外头勾三搭四,将来一准后悔。

  生气归生气,黑熊还是陪梁子喝酒散心。

  正喝着,梁子电话响了,是蓝莓的。 她问梁子怎么还没回家,声音温温柔柔的,一如往常。   梁子挂了电话立马去摸外套手机车钥匙。 黑熊喝得正在兴头上,就说:听她声音啥事都没有嘛!梁子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你懂个屁,女人不动声色的时候最可怕!  梁子备好了招供和道歉求饶的招数,连眼泪都酝酿好了,结果蓝莓只字未提。

  梁子忐忑了好一阵,暗下决心再也不做对不起蓝莓的事了。

  只不过,决心下了没几天,某兄弟一叫,梁子又屁颠屁颠和那一伙人跑去酒吧结识新美眉去了。

  这对小情侣在一起的那两年里,梁子的情事不断,我们颇有耳闻。

那些轶事蓝莓也知道不少,但很少同梁子争吵,偶有一两次,也很快就和解了。 后来大家渐渐习以为常,谁也不知道蓝莓的底线会在哪里。   二〇一四年,梁子和蓝莓在一起的第二年。

作为梁子第一段超长版恋情,我们开始相信他们或许能携手余生。   但是这年的三月,梁子那混货把玩笑开大了。

  三月十七号,马航失联的日子。

蓝莓瘫在地板上疯了似的打梁子电话,明知道打不通,还是一遍遍地拨,最后近于意识全无地只知道机械地重复这个动作。 那几天,从朋友圈到梁家上下全乱了,所有人都在托一切可能的不可能的人脉疯狂寻找马航上的梁子。

  大家很快发现这个事情成了全世界热点,不只我们找不到,全世界都找不到那架飞机。 蓝莓绝望得全身发抖。

  黑熊发到网上让大家帮着寻找梁子的那条微博一天之内已被转发过万,转发量高得黑熊心颤。 没有人知道梁子在哪,倒时不时有人跳出来指出见过梁子,梁子的风流韵事被频繁曝光,网络果然就是个地球村。 黑熊生怕蓝莓看见,一天就蹲在电脑前删评论。   结果第二天,黑熊就接到了梁子用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梁子带着哭腔跟黑熊说:我骗蓝莓要去马来西亚出差,其实是带了个新认识的女孩住宾馆里。 现在我不敢回去,怎么办啊?我怎么跟蓝莓和家里人说啊?  黑熊瞬间进入暴走状态,厉声道:你想怎么说怎么说,反正你不赶紧出来我就替你说!  那天梁子先回了父母家,他怎么过的家里人那一关我们不知道,反正我们在常去的火锅店门口见到他时,他神情很沮丧。   那时,解冰正陪着蓝莓赶来。   大家都很忐忑,不知道蓝莓见到梁子时会怎样。

换了我,可能会忍不住扑上去把他扇成猪头。

我那时在心里暗想,如果蓝莓扑上去扇梁子,我绝对不阻拦。

  火锅店还不到营业时间,我们是最早的客人,二楼正清洗露台,水从屋檐上冲下来,泼得人心烦。   终于看见解冰的车。 车在马路对面还没停稳,蓝莓已经从副驾推门奔出,径直向我们奔来。

  所有人都忍不住退后两步,退得最快的就是梁子,他下意识躲到了离他最近的我和黑熊的背后。 我和黑熊从来没这么默契过,我俩一左一右几乎是同时移了脚步,把梁子晾到了蓝莓的跟前。

  二楼正清洗到门头上方,水自上瓢泼而下。 只见蓝莓眼也不眨地穿过水帘冲过来。 一身污水地扑到梁子身上,紧紧抱住了他,她头上还挂着几缕旧拖把上脱落的红色棉绳。   蓝莓泪水滂沱,一遍遍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所有人惊成一群呆鸟,包括梁子。

然后梁子也哭了。   那天吃完饭,蓝莓没有和梁子一起回去,他们在那一晚分手了。

  解冰后来告诉我,蓝莓那天听说梁子没在飞机上后一个人呆呆坐了一会儿,然后收拾了屋里属于自己的东西,放到了解冰车上,再去见的梁子。 饭罢,众人离席,蓝莓和梁子心平气和地提出分手,半夜回到解冰家,在她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就找了房子搬了出去。   他们分手以后,蓝莓和我们联系得很少。 我们都理解她,很少打扰她。   我们知道,她不愿意在看见我们的时候想起梁子,想起那些她一再平复却终究没能自我平复的伤痕。   按照男人的分手惯例,黑熊和梁子的几个好兄弟都去陪梁子喝酒解愁。 那阵梁子不再说他的爱情名言,只是日复一日异常沉默地喝着酒。   黑熊终于看得不忍,劝他:这是干什么呢?真舍不得,就去把人家追回来。

  梁子摇摇头,说:太迟了。 我比你了解蓝莓。 她给过我那么多机会,是我自己在这段关系里成长得太慢了。   一阵颓废的日子过去后,梁子像转了心性,不再跟着那些朋友去夜场玩,对那些粉红莺莺也失去了兴趣,居然变成了一个清心素净的男人。

  朋友们每每谈起他,都很惊奇,也很唏嘘。

  蓝莓在几个月之后就闪电般结婚了,听说新郎是追了她很多年的邻里男孩,对她爱怜有加。

  蓝莓没有给我们发请柬,但我们无一缺席都去了。 见到我们,蓝莓有些惊讶,但马上走了过来,噙着泪一一拥抱了我们。

  新郎长得清秀文弱,像个白面书生,看得出来他真的很爱蓝莓,目光总是追随着她,温柔的、珍爱的。   那天,在给宾客环桌请酒的时候,不胜酒力的新娘喝多了,喝到跪地大哭,谁也拉不起来。

  那个时候,我们谁也不知道,梁子正开着车在曲江新区环着他们结婚的酒店一圈圈地绕。

  你知道吗?那天我觉得自己特别像一个笨蛋,一个咎由自取的笨蛋。

那天我有无数次想要拉开车门冲下去,去对那场婚礼喊停,去拉着那个穿白婚纱的女人往外冲,但最后每一次我都只是默默路过。

看着那些鲜花拱门、满地花炮……每一眼都像一把刀扎在我的心上,每一次我都像猛然发现,这世界上我最爱的那个女人,从此嫁给了别人。

那个曾给了我一次又一次机会,把所有眼泪都悄悄藏在我背后的女人,终于嫁给了别人。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