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重生巫女:绝世清欢》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重生巫女:绝世清欢》最新章节目录

《重生巫女:绝世清欢》小说全文在线阅读《重生巫女:绝世清欢》最新章节目录《重生巫女:绝世清欢》是由作者青裳最近创作的奇幻玄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 《重生巫女:绝世清欢》精彩章节节选:她记得凌轩师兄找她帮忙的时候就说过,关于倒卖尸体的案件中,除了蓄意谋杀型的犯罪外,还有许多诡异之处。

凌轩师兄并不是刚出学校大门的菜鸟,实际上连她也不清楚对方的真实底细。 她只知道在苏城,似乎从没有凌轩办...推荐指数:《重生巫女:绝世清欢》第18章活死人免费试读她记得凌轩师兄找她帮忙的时候就说过,关于倒卖尸体的案件中,除了蓄意谋杀型的犯罪外,还有许多诡异之处。

凌轩师兄并不是刚出学校大门的菜鸟,实际上连她也不清楚对方的真实底细。 她只知道在苏城,似乎从没有凌轩办不了的事。 很多时候凌轩并不出面,只是一个电话,那些在旁人眼里看起来千难万难的事都迎刃而解。

清欢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一个靠捡垃圾卖钱过活的老人,因为被抢了可怜的一点积蓄差点寻死的事情。

一个无依无靠的老人,被街面上游荡的几个**抢劫了,这连案件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事情,自然就引不起重视。

所以当老人报了案,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甚至因为老人的催促,那些很不耐烦被打扰,而冷言相对的“恶吏”让老人绝望选择自杀时,恰好被经过的清欢和凌轩遇上。

于是,清欢就看见这个一直微笑如春风的师兄刹那间冷肃了脸,脱口骂了句“恶吏”,然后打了个电话。 再然后,那些“恶吏”们就跟来迎接主人的狗一样跑了过来,对着老人差点摇起尾巴。

清欢知道,这世间有种怪现象,对于老百姓的事,越是某些手握职权的人认为的“小事”就越不好解决,所以她对这个师兄立刻生了好奇和探究的心。 可惜,这个师兄实在是个滴水不漏的谨慎人,三年来,清欢愣是没从他的身上挖出结果——当然这也跟清欢的懒散性格有关系。 所以,既然连师兄凌轩也这么说了,那就定然是真有诡异。

现在不就正好证实了吗?那个霍刚很可能就是个极高明的阴阳师!倒卖尸体配阴婚,本身就是个诡异的事情,如果这里面牵涉到阴阳师,清欢也不觉得好奇,甚至她觉得这样才正常。

“等蛇鬼回来,咱们先了解情况后马上去找郁胜过。 ”清欢刚说完,就看见一缕细细的黑线像流水一样,从高高的台阶边沿蜿蜒着游了下来——蛇鬼回来了。

“主人,村子里有很多人,各种各样的姿势,但都不动,就跟睁着眼睛睡着了一样。

”蛇鬼报告。

蛇鬼实话实说。

它只是一种魂体,而且属性阴冷,不能靠近那些人,所以并不清楚那些人到底是死是活。 清欢听它详细地说完看到的一切后,很满意地点头,但也皱起了眉头:“蛇鬼说,那些人被摆成一个蜿蜒的之字形……这会是什么阵法吗?”阴阳师都懂阵法,如果霍刚真的是阴阳师,那么这些人就不是随便摆的——但她没学过奇门阵法。

玄冰也猜不出:“咱们在这里看不到瞎猜也不是办法,还是该进去亲眼瞧瞧。

”他指了指肩膀上的灌灌,“不管什么阵法,只要有它,至少不会迷失了方向。

”清欢顿悟:对啊,有青丘灌灌,还怕什么阵法吗?“那么,先去找郁先生吧?我怕他时间久了会受更大损伤。

”魂魄离位不是玩的,万一他们进去村子里遭遇到什么,郁胜过没得到及时帮助,岂不是白添一条人命?玄冰没有反对,一把抓住那个受了自己一脚后就站在一旁,变得傻呆呆的假郁胜过,一边走下台阶去。 才下了三四个台阶,忽然就再也抬不动脚了。 “好像有道无形屏障。

”玄冰伸手摸了摸看起来空无一片的面前,眉头皱的更紧了。 清欢也伸手摸了摸,然后苦笑:“看来这根本就是霍刚故意引我来设下的……只是连累了你。

”她觉得很对不起玄冰。

霍刚对付她理所当然,一来她是追踪对方的人,是敌人。

二来霍刚既然是阴阳师,那么知道她在追踪他也就顺理成章,由此设下埋伏,更是不足为奇。 但玄冰不是。

玄冰只是个过路人,是一个无意中救了自己的人,如果不是他跟着自己,怎么也不会被算计其中。

清欢此时觉得,这个倒卖尸体的犯罪分子霍刚,绝对是个真正难对付的阴阳师。 此次追踪只怕会是步步有险,清欢觉得如果能离开这座村庄后,她要劝说玄冰离开,哪怕是用骂的……她不想因为自己搭上一个不相干的人。

她掉头往上走:“既然不让咱们下去找人,那就顺着他进村子吧!”也许解决了上面村庄的事情后,他们离开道路的封锁也会随之破开。

玄冰二话不说跟着往上走,灌灌再次缩起了翅膀,玄冰索性将它藏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清欢忽然在玄冰抓着的假郁胜过后背心上拍了一巴掌,然后指着台阶命令:“你带路!”假郁胜过果然乖乖地走在了前面。 “你这是?”玄冰狐疑地看着假郁胜过,又扭过脸看向清欢。

“我是在告诉他,我来了。 ”清欢拇指按在食指指腹上,轻轻地捻动着,像是双指间有条看不见的丝线,“蛇藏在草丛里是很难看见的,所以很容易会被袭击——我要打草惊蛇!”“你要引他出手?”玄冰恍然。

“要不然他在暗我在明,这么躲迷藏我多吃亏?”清欢笑了笑,默认了玄冰的意思。

有了领路人,再走就轻松多了,两人很快就走到了祠堂跟前。 祠堂在村头上,占地挺大,单从外面看就有十三四间房间。

祠堂大门大约是用的原木,上面有近乎黑色的朱红暗漆,黄铜片子上,钉着两个兽鼻门环分悬在两扇门上。 祠堂的门自然是关着的,但是门口却有人,五个清一色的男人,而且还都是老者。 他们或正在转身或举足欲行,或手捻胡须微笑或点头倾听他人说话的模样,很正常的行为举止,但是落在清欢玄冰两人的眼中却是背心冒出了丝丝冷气!因为,这些人此刻都是僵立不动的!他们就好像正在进行最平常的生活,突然之间遭受到一场极其严重的冰冻,将他们活活地封冻在了原地!连反应都来不及!如此厉害,简直只能是老天才可以拥有的力量,如今要清欢玄冰相信是出于人力,怎能不叫他们直冒寒气?玄冰走过去,伸手在他们的鼻子下面试了试鼻息,然后对清欢摇了摇头。

清欢皱眉:“他们已经死了?”“不,他们还有一丝气息,只是很轻很慢。

”玄冰微微眯起眼睛,很慎重地考虑着措辞,“细弱的就像……植物人那样。 ”一息尚存无断绝,这不就是活死人么?霍刚好狡猾!如果他真的给自己留下一村的死人,虽然震慑力很强,但也会激起自己的怒火。

估计霍刚也知道如果那么做十有八九是拦不住自己,于是就用了这种办法,阻拦自己继续追踪他。

试想一下,无论是谁看见这么个情况,肯定首先是报警和救助,那么一耽搁时间,就再也顾不上追踪了,他也就能趁着这个机会再次跑的远远地。 霍刚很清楚自己的目标就是逃跑,所以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给逃跑留出时间,而不是真的杀人。 看来是自己追的太紧,使霍刚感觉到了巨大压力。 清欢眨了眨眼睛,暗道既然如此,不如干脆就在这里停留一下,免得霍刚因为警觉故意避开老巢,让她追查源头碰了壁。 想明白了这点,清欢就决定在这里停留一下——自然是要救助这些无辜的村人。

“这祠堂在村头,蛇鬼说摆的是个之字型,我估计是蛇形。 那么,这应该是头部。

”望着蜿蜒伸向村子中心的路,清欢将视线远远地投递了过去,“那么不管这个之字型是摆的什么形状阵法,村中心都应该是腹部……那里一定会有第二批活死人。

”在没有摸清全部情况前,清欢并不敢贸然救助祠堂前的这些“冷冻人”,她看了下玄冰,示意继续往村子里走。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