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不记归时早暮,上马谁扶,醒眠朱阁。”周邦彦《瑞鹤仙·悄郊原带郭》原文翻译与赏析

“不记归时早暮,上马谁扶,醒眠朱阁。”周邦彦《瑞鹤仙·悄郊原带郭》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悄郊原带郭。 行路永,客去年尘漠漠。 斜阳映山落,敛馀红,犹念孤城阑角。

凌波步弱,过短亭、何用素约。 有流莺劝我,重解绣鞍,缓引春酌。

  不记归时早暮,上马谁扶,醒眠朱阁。

惊飙动幕。

扶残醉、绕红药。 叹西园,已是花深无地,东风何事又恶。

任流光过却,犹喜洞天自乐。 【译文】  静悄悄郊野连着城郭,客人已远远离去,留下一路尘土漠漠。 斜阳映照青山下落,缓缓收敛余辉,好像还依恋孤城楼角。

此时有位美人迈着轻盈步子,走过短亭和我巧遇,事前我们并没有尺素相约。

她像黄莺唱歌似的劝我,再下马解下绣鞍,再一起缓缓举杯共酌。

  我已经记不清归来的早晚,是谁扶我上的马,酒醒时才发现睡在朱阁。

忽听狂风吹动帘幕,赶紧拖着带醉意的身子,到楼下去呵护红芍药。

可叹西园里,已是落花满地一片狼藉,东风为何又这般作恶?任凭时光匆匆过去吧,幸喜我可以在洞天自乐。

【赏析一】  本篇记词人送客遇妓醉饮的一段情事。

按时间顺序先写郊原送客,次写归途遇妓(为旧眷)欢饮,后写醉归惜花抒感。

这段看似是写送客情事,实则是写词人政治失意的郁闷。

【赏析二】  上片前三句写郊外的原野,长长的道路伸向远方。 行人离去后,词人感到怅然若失,心里空落落的。

后两句写孤城和残阳斜照,表达离愁别绪。 词人把斜阳比喻成余红,相当新颖,并把感情寄托在余红上,说斜阳由于不舍城楼上的一处栏杆,迟迟不肯收敛起最后的一抹余晖。

用斜阳对栏杆的不舍,来映衬词人对离去之人的不舍。 这样,人与景融为一体,都被浓浓的离愁别绪笼罩着。 接着,词人笔锋一转,描写陪同送行的歌妓。 歌妓极力劝酒,词人大醉。

  下片写次日酒醒后的情况。 首三句将词人初醒时的睡眼惺忪刻画得入木三分。

他已经不太记得昨天的事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马,头脑里一片恍惚。

幸好惊飚动幕,一阵狂风吹动来,掀起了窗帏,他的醉意立马被吹散了几分,一下子清醒多了,但并未完全清醒。 扶残醉,绕红药表达了对春光的深爱之情。 只有情深,方才能有下面的叹。

东风何事又恶和上文的惊飚二字遥相呼应,结构严谨有序。

结句词人暂时抛却烦恼,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好聊以自慰。

【赏析三】  此词写偶遇旧时相知的伤感之情。

表现词人向往神仙自在境界的意绪。

此词据周邦彦说是梦中得句,并将此词与方腊起义联系起来。 当时词人为躲避起义,东奔西避,但词中并无一语对起义的微词,尾句竟唱出任流光过却,犹喜洞天自乐的轻快之调,反映词人晚年对朝廷时局的不满与出世之愿。

【赏析四】  本词写送客归来时的惜春之情。 这首词从时间上说是记昨日黄昏到今天清晨的事。 是送别后复有所遇,醉眠朱阁,惊风醒人,再看落花,再叹身世,聊以自解之状。

上片开头两句写离宴大醉,残醉未醒而走码头的情景。

下片开头三句写别后难见,抒厌倦怨愤之情。

通篇迤逦写来,情如流水汩汩,纯真自然,人人心田。

全词的意脉大致为:傍晚时携一女子同时送客。

归途中到短亭小憩,又遇熟人流莺,再次饮酒。

其后大醉而归。

次日醒来却不知何时归来,何人照顾归来,可见其醉得不轻。

关于本词之结构方法,周济分析颇为精到,他说:只闲闲说起,又云不扶残醉,不见红药之系情,东风之作恶,因而追溯昨日送客后,薄暮入城,因所携之妓倦游,访伴小憩,复成酣饮。 这首词从时间上说是记昨日黄昏到今天清晨的事。

是送别后复有所遇,醉眠朱阁,惊风醒人,再看落花,再叹身世,聊以自解之状。

凌波步弱,过短亭、何用素约。 凌波步弱指艳遇娇妮子,怎不令其喜出望外。

而她竟又盛情相邀,殷勤劝怀,更令人销魂。

【赏析五】  全词布局巧妙,章法一曲三折,直叙中有波澜起伏,顺叙中有插叙,令人回味。

词作用比兴的手法,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委婉动人。

分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