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我与《兰亭序》周记作文

我与《兰亭序》周记作文

提及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人们就会想起他的《兰亭序》。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我与《兰亭序》》的内容记得上初二那年,我在县城里的新华书店看书,突然眼前一亮,一本由西泠印社出版的书法字帖吸引了我的眼球,很是喜爱,不觉心头一热,再三掂量,决定用口袋里仅有的三十多元钱买下,然而这本书却几乎花掉了我近半年的零用钱。 回到家中我如获至宝,爱不释手。 欣然打开了这部书认真欣赏起来。 其中包括汉隶《曹全碑》、王羲之的《兰亭序》、北魏《张猛龙碑》、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颜真卿的《颜勤礼碑》、柳公权的《玄秘塔碑》、以及赵孟頫的《玄妙观重修三门记》。

如今提起虽已时隔八年之久,但却记忆犹新。 当看到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时我却犯了难,除了生硬难懂的句子外,很多字是没有见过的,字的写法也与现代汉字完全不同。 文章勾勾画画,一部分词语也是修改后添加上去的,俨然是一篇草稿。 说真的,买这本书可完全冲《兰亭序》而来,如今摆在面前的却是草稿模样的天书,不禁令我大失所望,顿时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兰亭序》为何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呢?我充满了疑问。 直到2007年我读高中,教我们语文的是一位30出头的年轻小伙。 他个头不高,带着一副古董式的眼镜,文质彬彬,笑容可掬,讲起课来总是引经据典、之乎者也,前俯后仰、摇头晃脑。

逗得同学们个个捧腹大笑,课堂气氛相当活跃。

当时课本中选有《兰亭序》的文章,老师讲到这一课时,我便向老师提出在心里埋藏了三年的疑问。 《兰亭序》为何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呢?老师思考了片刻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他认为《兰亭序》是其书名掩其文名。

即《兰亭序》的书法名气盖过了它的文学名气,抛开其书法价值不谈亦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章。

然而我并没有满足这样的回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开始把目光聚焦在关于《兰亭序》早期的资料中,企图从源头探个究竟来。 原来早在唐太宗时期,王羲之的书法便被称之为神品,可谓“一字一金”。

上到朝中的达官贵人下至黎民百姓都以拥有王羲之的墨迹为荣。

太宗皇帝也不例外,他看过王羲之的墨迹后啧啧赞叹道:“龙跳天门,虎卧凤阙”。 因而独尊大王(王羲之)书。

并亲自为《晋书》王羲之作传。 虽贵为一国之君,发号施令、指挥千军万马,但却无缘见到《兰亭序》的真迹,故而整日闷闷不乐。

时任宰相的房玄龄看出了太宗皇帝的心事,便派人打探到《兰亭序》已传到了王羲之的七世孙智永和尚手中。

智永和尚少年出家,临终前将真迹托付给了弟子辩才和尚珍藏。 于是房玄龄便派监察御史萧翼乔装打扮成穷困潦倒的书生混进寺庙,整日与辩才和尚谈书论画、对奕赋诗。 两人很快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交,萧翼使用激将法让辩才和尚取出了悬于屋梁上的《兰亭序》,趁辩才和尚外出盗走真迹,献于太宗。 太宗皇帝得到《兰亭序》后如获至宝,星夜召集群臣,命弘文馆的虞世南、褚遂良、冯承素等人临摹。

就这样,《兰亭序》出现了很多摹本、临本以及刻本。 太宗将摹本赐予近臣,真迹则随自己入昭陵,做了陪葬品。 如今我们看到的《兰亭序》都是唐人的摹本,其中流传范围最广、影响程度最深、最接近真迹的要数冯承素临摹的《兰亭序》了。 因其在神龙年间所摹,故也称之为“神龙本”。 石刻本则首推《定武兰亭序》。

斯人已逝,时隔千年之久。

人们对《兰亭序》的讨论从来没有中断,思考也从来没有停止。

而其书法价值却是大家一致公认的,在《兰亭序》的继承者和发扬者中有唐之褚遂良、宋之米芾、元之赵孟頫、明之董其昌以及当代的启功先生,均是诗书画堪称一绝、集文物鉴定于一身的大师。 千百年来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兰亭序》,带着神秘面纱的身世在历史的长河里若隐若显。

每当茶余饭后、闲暇之时,窗明几净、笔精墨良。 铺开几张宣纸,倒出那沁人心脾的一得阁墨汁,在四尺徽宣上随意挥洒几笔,心情便格外舒畅,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会稽山下,与诸位名流雅士们一同临江赋诗,把酒临风。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