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姐妹,你蹭的卡是我开的。

姐妹,你蹭的卡是我开的。

周末和朋友约下午茶,刚坐下点单就听见隔壁两妹子小声嘀咕,“你看那个吊带裙的女生肯定没少整,鼻子假的哦。 ”我有些生气,朋友和我认识快十年,整没整我心里还没数么。 于是推了推她胳膊,跟她使了个眼神。 朋友回头看了眼叹了口气,“这些女孩子啊,自己长得丑就说好看的人都整容,我是无所谓了。

”接着拉我一起点单。

等再抬头时,那两个女生可能因为尴尬离开了座位。

说实话这种女生真的给人添堵,认识都不认识你,上来就给你下结论,搞得比自己亲妈还明白自己一样。 用柠檬精都形容不了她们,大概是365天日日食柠檬,才会变得这么酸。 其实这种女孩一直有,之前在北京的时候,经常去工体蹦迪。 每次都能有那么几个过来蹭卡的女生,她们就像是别人的玩物,却自以为是受男生追捧的公主。 有一次谈到大家住哪,我说我住XX公寓,卡上两个不认识的女生互相看了一眼,挑了挑眉。

我说:“你们是不是想说那是儿楼?”其中一个女生打圆场说,“也不是,就是那边房租一万多,哪个年轻女孩能把钱花在那么贵的房租上。 ”“我!”我立马回怼回去。 然后接着对她们说,“可能你们不知道吧,你们过来蹭的这卡也是我开的,我和你们真不太一样。

”说完之后觉得自己爽爆了,看看她们脸上的廉价眼影,身上的廉价复刻,说实话有那么几秒我觉得她们是有些可怜的。

但回过神来,她们不去努力,而且还用自己的短浅目光衡量别人,实在是比猪还蠢。 在她们的眼里,别人背得香奈儿是复刻的款,别人发的米其林都是网上下载的图,别人去的国外都是公司团队去旅游......她们的目光与格局就止步于此,不愿意思考,更不会深度思考。 她们永远不会想到我常常码字到凌晨,就算生病发烧也在工作,有时即使到了周末也不会闲着,如果有事情更不会糊弄。 我所享受的一切是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既心安理得,又问心无愧。 而这些努力,她们总是选择眼瞎看不见。 这些女生的生活永远泛酸,无论何时都不能闭嘴。 想起很久前一个姐妹,性格脾气都很合得来,就是那张嘴每天都像点评家一样,而且是极度刁钻刻薄的那种。 一起喝咖啡,看见一尖下巴的妹子她就拉着我说,你看你看那个下巴打得哟,都能戳死人了;逛街时一大胸妹从身边路过,她就问我,你说这胸隆成这样得花多少钱;就连吃饭排队瞥见旁边的长腿女孩,也要和我说现在有瘦腿针什么的可真方便,小细腿满街有。

实在受不了她这个样子,于是渐渐断了联系。

对这种女孩来讲,只要比她们好的,不是整的就是假的。 人长得丑其实没关系,心里黑就真的让人讨厌了。

后来我想了好久,总算明白。 每一次酸别人,都在显露着自己的自卑。

因为自己无法企及,又不愿努力,所以只能找借口说出来安慰自己,疯狂暗示自己。 可整天这么酸自己真的不累么,承认别人比自己好很困难么?在酸别人的过程里,我只看到了自卑与逃避。

嫉妒别人比自己瘦、比自己好看、比自己有钱,却不愿意为了保持身材戒糖健身,为了皮肤状态好戒酒早睡,她们不想努力,哪怕一点点都不曾付出。

可最后还是想对这些姑娘说,与其酸这个那个,真不如先改变自己。

而最先要改变的,就是闭上那张总是酸别人的嘴。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