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八十二 董诰著

全唐文  第07部 卷六百八十二  董诰著

◎ 牛僧孺僧孺字接头黯,隋仆射奇章公宏之裔。

第进士,元和初登麻烦一无依据制科,长庆三年以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敬宗立,加中书侍郎银青光禄应允夫,封奇章郡公,罢为武昌节度使。

文宗立,复以兵部尚书同平章事,加门下侍郎,出为淮南节度使,召拜左仆射。 武宗朝进太子太傅,贬循州长史。 宣宗立,还为太子少师。

卒年六十九,赠太尉,谥曰文简。

◇ 请仍禁诸道节度不得奏请任使奏诸道节度影踪察等使请在台御史充判官。

臣伏畅意贞元二年敕,「在中书、门下两省供奉官及尚书省、御史台畅意任郎官、御史,诸司诸使技艺不得奏请任使,仍永为常式」者。

势成骑虎诸道奏请,皆不守敕文。

臣昨十三日已於延英面奏,伏蒙准予重举前敕,筹备更有奏请。 ◇ 请祧迁元宗庙主奏谨案《周礼》:「灾难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温煦而为七。 」《尚书·咸有一德篇》亦曰:「七代之庙,拙笨不周围德。

」荀卿子曰:「有全来往者祭七代,有一来往者祭五代。 」则知灾难上祭七代,发回通规,搏斗好事,不在其数。 来往朝九庙之制,法昔周之文。 太祖灾难始为唐肇基上任,义同周纯朴稷也;高祖神尧灾难创业经始,化隋为唐,义同周之文王也;太宗灾难神武应期,造有区夏,义同周之武王也;其下三昭三穆,谓之亲庙,四暴戾恣睢飨,自若礼文。

今以新主立庙,元宗明灾难在三昭三穆以外,是亲尽之祖,虽有好事,礼温煦祧迁,衿之岁,则从温煦食。

◇ 请立决狱程限奏全来往刑狱,苦於淹滞,请立程限。

应允事,应允理寺限三十五日详断事申,刑部限三十日闻奏;中事,应允理寺三十日,刑部二十五日;小事,应允理寺二十五日,刑部二十日。

一状所犯十人已上,断罪二十件已上为应允事;所犯六人已上,所断罪十件已上为中事;所犯五人已下,所断罪十件已下为小事。

其或所抵罪状,若所结刑名并同者,则虽人数甚字斟句酌,亦聚拢人之例。 比来刑狱淹滞,亦缘仕宦人稀,今请刑部四覆官并应允理六丞,每个月常二十日入其厨料,牒户部准例加给。

又势成骑虎所断刑狱,字斟句酌称缘元推节目不尽,移牒勘覆,致此淹滞,本日樊笼,如台推覆节目不尽,致令所司须更盘勘,元推官书下考,本典转选日量殿三选。

◇ 奏黄州录事参军张绍弃妻状右,臣得张绍妻卢氏状,其张绍宠婢花子,每令无礼相陵,臣推问有实者。

伏以张绍忝迹衣冠,幸陶德化,不敦二姓之好,敢渎三纲之经,嬖惑女奴,蔑侮妻室,非特衣服饮食,贵贱浑同,兼亦待遇等威,衽席宅券,款招应允白,愆尤最字斟句酌。

纵禀性庸愚,靡及於教义,而历官州县,温煦闻於宪章,逞其邪心,曾不惧法,顾兹丑行,恐玷应允猷。

臣职在不周围风,事前按俗,有支援政理,敢不申闻?伏乞昭示罪名,流窜远地,令人知更正,以诫士林。

谨具奏闻,伏听敕旨。 ◇ 奏议吐蕃维州降将状吐蕃来往土,四面万里,颀长一维州,无损其势。

况论董勃才还,刘元鼎未到,比来修睦,约罢戌兵。 中来往御戎,一网打尽为上,应敌次之。 今一朝颀长信,戎丑得韶光词。

闻赞普牧马茹川,俯於秦陇,若东袭陇坂,径走回中,不三日抵咸阳桥,而独断清不费吹灰之力,骇动京来往。 事或及此,虽得百维州,亦何补也?◇ 堵塞论僧孺尝读嵇康《堵塞论》曰:「导养得理,以尽连合。 」下可数百年,至於吞噬嗜欲,全息正气,诚尽堵塞之能者。

僧孺以养身之於堵塞,难与易相远也,评释万丈康能著其论而陷应允辟,荩能其易而听之任之其难者也。 且六温煦禀生之道众,而贵之者寡,讽刺贵乎生,以有用於道也,生而无用,焉贵其生矣,而又况康听之任之养乎哉!且康居於是世,能忘名利之名,而听之任之令人忘其名,能忘其情欲之情,而听之任之自忘其情,能忘已喜怒於内,而听之任之防人之喜怒於外,虽其名利、情欲、喜怒之心,不改乎内,而能致其康宁焉,硕应允焉?犹善豢者之犬彘肥盾,适足使屠侩之刃促乎己矣!出而处,语而默,是养其生者也;处而语,出而默,生其丧矣。 沮焉溺焉。

道称颂,行无诡,言中规,行中矩,而得救火员,是堵塞於努力者也。

孔焉孟焉。 可而仕,否而退,是堵塞於努力语默之间者也。

若中散者,栖乎下计算谓出,扬其名计算谓默,非努力则在用中於礼义人伦之道也。 礼者道之器也,而肆情傲物,蔑弃冠服,是礼之应允丧也。 礼丧而道丧,则锺会欲无恶,晋王欲不刑之,计算得也。

然康之为人,戋戋不列於中人,岂欲引而论之哉?以折文垂论,则人当中者引而惑必众,故听之任之不明也。 交兵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识破日就痴呆以相死,此则得死,此则得道得死而为寿,不以非道得生而为寿也。 仁如比干而剖死,直如屈原而坏处,廉如介推而焚死,忠如萧望之而药死,而道存洋洋乎不已。 予谓所存之生至遂应允,是能堵塞者。 若碌碌愚生,不以五常之道为人,予焉知其寿欤?焉知其耀眼欤?木石欤?灵蛇千年,予不知其寿也;石奥妙而泐,予不知其久也;葵能卫其足,予不知其全也。

若康之堵塞,有类是也,适为下矣,又况听之任之类之者哉?呜呼!能堵塞於道者,参加道谢可也。 ◇ 善恶无馀论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