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第八十九章 阔了的滋味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八十九章 阔了的滋味司礼监最新章节

混堂司的大车准时到达东宫,一个长随带着十来个小火者开始忙活起来。

“送水的来啦!”一个小火者拿起铜锣敲了起来,很快,承华殿的宫人太监们就抬着几个大桶走了过来。 桶里自是这几日的污秽之物,上面用盖封着,不然肯定恶臭四溢。

众所周知的原因,整个东宫人手很少,所以承华殿这里连宫女加太监不过七个人。

这还是因为小爷宠着西李的缘故。 同样是选侍,东李那边不过三个人,刘淑女那里不过一个人,以至东李不得不调皇长孙乳母客氏前去帮忙照看刘淑女。 死去的王才人因为生了儿子的缘故,殿里倒有五个人伺候着,可惜,现在人已不在。

因为人少,宫女也好,太监也好,都是当男人使的。

好在这些桶倒也不重,两人抬着也轻松。 混堂司来的都是小火者,全是十六七岁左右年纪,看到承华殿的宫女们来了,一边上前帮忙,一边就和她们说笑起来。

那些宫女们年纪也是不大,相近的年龄,差不多的职事,自有许多话说。 宫里很多“对食”就是这样认识,然后结了伴的。 魏朝也在,他不属承华殿,只是这几天领人负责此处安全。

他昨天摊上好事了,王安公公对他说了,王才人这一走,皇长孙那里就缺人手照顾,想过几天跟小爷说让他魏朝当皇长孙的伴读,贴身照顾着。

小爷是储君,皇长孙自然就是未来的储君,虽然东宫现在不被人待见,可魏朝明白一个理,那就是锦上添花肯定没有雪中送炭来的好。 跟别人一样烧福王那热灶,也永远不比烧小爷这个冷灶来的收获大。 皇长孙更是冷灶中的冷灶,烧得好了,可是场大富贵。

历来司礼监的那些个大珰,哪个不是曾为太子伴读或贴身内侍的?远的不说,就二十多年前的冯保,可不就是当今皇爷的大伴么。 王公公如今也是小爷的大伴,自己若成了皇长孙的大伴,那前途一片光明啊。 有这前途在,魏朝自然是心情愉悦,见那混堂司的长随有点眼生,便笑着问道:“这位公公是新近的?不知如何称呼?”那长随知道魏朝是东宫管事王安公公手下的人,自是不会不搭理,笑道:“咱家叫王德化,前些日子刚进的混堂司。

”“噢,原来是王公公。

”魏朝闲着也是闲着,王德化又不用做事,二人都是有品级的,一个长随,一个奉御,便在那攀谈起来。 王德化不时还回头喝喊几声,让小火者们赶紧将车上的水运进殿里去。

承华殿的宫人太监们将污物处理完后,便端来水盆就着排水沟开始洗刷。

清晨的阳光不毒,晒在人身上颇是暖洋洋。 洗刷的声音再伴着宫女太监的嬉笑声,倒是让承华殿多了不少生气。

“娘娘一定要记住,这宫里,只有我二叔最值得信任,其他人不管是谁,说的话你都不要听!尤其是那个王安,最是一肚子坏水。

”殿内,良臣和西李做了最后的道别,并且再三叮嘱西李一定只能相信他二叔,二人之间的联系也都由二叔传话。 良臣编了个和西李家亲戚认识的理由,要西李记住,这样他和西李怎么认识的,二叔就不会怀疑了。

西李记下了,但却很困惑,不明白良臣为何说王安的坏话。 良臣哪里有时间跟他解释,只反复对她强调。

他这也是以防万一,为将来的移宫案打个注脚,提前十年在西李心头种下王安不可信的种子,十年后,这种子定然会起效。 东林党在宫里的内应王安一旦起不到作用,移宫案的结果就得向另一个方向发展。 “记住,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那…我该走了。 ”良臣正要询问西李他怎么过去,西李却突然狠狠咬了他的胳脯一口,疼得他直龇牙。 “我去把人支开,你机灵点。 ”西李有些幽怨的看了眼良臣,缓缓走到殿外,来到殿门,沉着脸说厨房那里怎么那么脏,一个个手脚都懒了不成。

宫人太监们都被吓到,混堂司的也是听说东宫西李娘娘的“威风”,均是放下手头活计,不敢乱动。 “都去厨房侯着。 ”西李哼了一声,朝魏朝也是一指,“你也去。 ”我也去?魏朝愣了下,下意识的应了声,跟着承华殿的宫人太监们惶恐的去厨房侯着。 良臣一直躲着偷看,等到西李将人都支走后,忙硬着头皮走到殿门处,对混堂司的人说道:“娘娘说了,你们走吧。

”反正水也送到了,污秽也收了,王德化没有多想,点头吩咐手下:“把桶装上车,回了。 ”大车拉动后,良臣却也跳上车。

边上有个小火者好奇问了句,良臣说自己正好出宫帮娘娘办点事,搭个顺路车。

前面车上的王德化听了,笑了笑没生疑,由着良臣跟车。

车轮“咯吱咯吱”的缓缓朝前,心中忐忑的良臣莫名回头看了眼承华殿。 心里有股难受的滋味。 他不知道,在他看不到的墙后面,西李正盯着他看。

同样,心里也有股难受的滋味。 一堵墙,隔断了彼此。 一场乱入,几天的独处,令得本是两个世界的男女,开始心连心。

混堂司运污秽的马车可是宫里最让人嫌恶的东西,一路通行无阻,没一个太监会过来察问。 到宫门那里,守卫们也是远远就摆手,示意赶紧走。 这让良臣彻底松了口气,难怪西李敢这么安排。

北安门那里,也没再看到那日的王总旗,良臣估摸着刘若愚肯定以为自己早已逃出去,这才撤了人手。

就这么着,良臣安然无恙的出了宫。 “多谢!”从车上下来后,良臣谢过混堂司的人,左右看了下,决定先去巴巴那里。 可是到了才发现巴巴不在,大门紧锁着。

良臣猜测许是因为王才人的死,使得巴巴不得不留在宫里照顾朱由校。 一时半会良臣也等不到人,更不敢去宫门找人,于是他便去了积水潭。 几天没见,也不知二叔想不想自己。

路过卖熏烧的摊子时,良臣停了下来,很豪爽的摸出个银锭子,要人家切了两斤猪头肉,又到酒铺买了两坛酒提着。

他现在,有钱。 西李对他真是好,给了价值几十两银子的首饰,另外还有现银好几两。

有钱的感觉真好,良臣很喜欢这种感觉,阔了的滋味就是与众不同。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