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教学研究:重读《诗经·卫风·氓》-综合信息

教学研究:重读《诗经·卫风·氓》-综合信息

重读《诗经·卫风·氓》千秋悠客这篇作品现在选入高中语文教材,而且不管变过多少次,这篇基本上没有变过。 而且一般的解读都是:“作者顺着“恋爱——婚变——决绝”的情节线索叙事。 作者通过写女主人公被遗弃的遭遇,塑造了一个勤劳、温柔、坚强的妇女形象,表现了古代妇女追求自主婚姻和幸福生活的强烈愿望。

”对此,个人有一些不一样的看法,想陈述一下。

首先,我觉得换成订婚、结婚、蜜月、情变、家暴、离婚,这样一个情节线索,更为准确。 从第一段里面,看到的只是订婚,并没有看到恋爱的东西在里面。

要说恋爱,他们应该是属于青梅竹马的恋情,是总角之交,从小玩到大的,所以这个女子才会“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说明她是真的很在乎这个男人的。

他们的爱情基础是相当坚实的,爱情是相当深厚的。 ()人物形象方面,说她勤劳、温柔、坚强这些不假。

说她追求自主婚姻和幸福生活也不假。

而且他们这段婚姻本身就是自主婚姻啊,有包办成分吗?不就是自由恋爱结的婚吗?人物命运方面,说女主人公被遗弃,我看不出。 我倒觉得她是因为忍受不了家暴和男子变心,主动甩了那个男的。

这里面看不出她是被抛弃的。 从“及尔偕老,老使我怨。 ”倒是可以看出,这个男的可能想跟她重归于好,但是她觉得跟他一起过,又穷又苦,还要忍受家庭暴力,太痛苦了,她没有跟她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了。

所以非常决绝的拒绝了男子的请求。 这篇诗的故事模型跟《孔雀东南飞》有些像,但人物之间的关系作了变化。

在《孔雀东南飞》里面,在这个故事模型的基础上,女主角的命运基本没有变化,然后加入了焦仲卿母亲这个角色,氓的反角形象由焦仲卿的母亲来替代了,然后把焦仲卿这个男主角写成了一个非常痴情,又孝顺的好孩子。 把原来《氓》里面相对比较中立的兄弟变成了狼虎般的嗜利者,造就了刘兰芝的悲惨命运。 经过简单的对比,《氓》还不算太悲剧,主要是对一桩婚变的追悔和对一段感情的深切怀念。 这不足以声诉到古代婚姻制度的不合理上。

不能错误的引入对社会的批判。

他们的命运悲剧,还只是个体的命运悲剧而已。 放在开明社会,也是免不了的。

在《孔雀东南飞》里面,则有些对社会恶俗的批判在里面。

所以二者是要分开的。 还有几个问题需要探讨。 1、关于车的问题“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这一句,可以看出这个氓抱着“布”(货币或棉麻布)去贸丝,可以看出,这个氓的经济条件并不算太好,而且主要是靠步行。 不管那个布是多重,他要涉水,而不是坐车去,说明乘车不是他的主要交通方式。

步行才是主要。 这跟我们现在很多地方是很相似的。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

”这里这个复关,曾有返回的车子和复关这个地名两种解释。

不过从前面的分析看,坐车不是他的主要交通方式,所以解释为复关这个地名,借指从复关来的这个人,也许更合理。

课文是这样解释的,没什么问题。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从这里可以看出,乘车主要用于一些特殊的礼仪场合,比如婚礼上。

要拉许多重物,也是必须用车。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是指她被逐回家的情景吗?是怀念当初嫁过来的时候那个情景呢?还是中途被逐回家的情景?似乎不能单从男子的态度和桑树落叶来推测她遭遇了“被休”的命运吧?2、关于桑树的问题这里面有两处提到了桑树落叶。

为什么会插入这个描写,起什么作用呢一处是“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是否就一定表示他们之间的情感和婚姻的状态?除此之外,是否有实景的部分。 因为此诗开头就写到了这个氓是以贸诗的借口来女孩子家的,那就有可能这个女孩子是主要的丝绸之家,他们家的桑树肯定是很多的,这是他们家的主要生产资料。

在这个时期,已经有了最基本的以物以物的交品交换,如果这个“布”是指的刀币的话,则货币交易已经出现在这个时期。 这里写出了他们生活的社会时期农业与商业生活的一个细节。

那么由此是否可以理解成,此时这个女子是在家里面,由桑叶的“沃若”回想起当初爱情的稠密和密月时期的幸福?如果成立,那前两段同样可以看成是这个女子在老家对这段爱情与婚姻的回忆。

一处是“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由此一段,我们可以解释成随时间推移,桑叶落下,并变成枯黄,或者由同一时间看到的桑叶的不同状态,未落的和已落的,这个女子分别联想到自己的婚姻和爱情的状态,这里她由落叶联想到了自己遭遇冷落后的不幸遭遇。

如果桑树的问题成立,那“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是指她被逐回家的情景吗?是怀念当初嫁过来的时候那个情景呢?还是中途被逐回家的情景?这个问题就好办了。 我们可以理解成是这个女子在愤怒之下,主动离弃自己的丈夫,并向娘家人苦诉了自己遭遇到的不幸,不但受丈夫冷落,生活又穷困,还要受到丈夫的家暴。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可以看出她并没有得到兄弟们的同情,反而遭到他们的嘲笑。 自己回想起来,深感哀伤。

兄弟们为什么会笑呢?正是因为他们的婚姻是建立的自主的基础上的,他们是总角之交,从后面可以看出来,兄弟们是从小看在眼里。 可能兄弟们曾经因两家的经济地位不同,门不当户不对,对她提出过反对意见,但她因为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一心要与自己的情郎结婚,不计对方的家境,坚持要嫁给他,最后受不了,惹了笑话。

所以兄弟们会笑她。 那么最后一段可以看出,这个男子曾经来向她求情,劝她回心转意,请她回去,重归于好。 也许还谈到了他们小时候的故事,但是这个女子认为他太伤她的心了,她已经不能原谅他了,不可能再跟他好了。 这里面兄弟们可能也是比较开明,并没有强迫她做什么决定。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