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第0926章 如蝉饮露,女神的医流高手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第0926章 如蝉饮露,女神的医流高手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五月雨水多,这一路上耽搁的时间也变长,而走着走着,叶浅茗突然说想去我们先前走过的那条路看看,记起来她还在一户人家换过箱子,于是行程再次转折,我当然是全由着她。

十三日突然间放晴,而且气温陡升,车子行到一畔溪水旁边,叶浅茗欢快的下去褪了鞋袜,坐在溪边的大石上洗足,如同涤荡着洁白的莲瓣般,我蹲在一旁盯着她的玉足眼神发直。

“你的脚真好看,跟瓷器似得!”我不由自主的赞了一句。

“去你的!”叶浅茗羞红了脸,用脚丫子踹了一瓢溪水过来,笑着把足伸到溪水中踢来踢去道,“脚有什么好看,还不是用来走路的?”“你大概走得比别人都少吧,生得这么白!”我笑着把脸上的水珠擦掉,目光里有着一丝想要把玩的跃跃欲试之色。

叶浅茗看到我的眼神,顿时咬着唇,赶紧的在浅蓝色的牛仔裤腿上把足上的水珠擦干净,穿上鞋袜后嗔道:“别看了,走啦!”“哦————”我跟在她的身后,趁着她拉开车门的那一瞬,从她的身后抱过去,只听到她发出一声‘啊’的嘤咛声,身子猝不及防的扑倒在了车内,大G的空间足够大,这片区域视野极好,一眼可以看得到几里内没有人迹!“啊……你干嘛?!”叶浅茗伏趴在车内,发出惊慌的声音。

但显然她也是明知故问的,随着这几日的接触加深,那件事儿便如蝉饮露般,令人乐此不疲,叶浅茗的身体对我仿佛有着无穷的魅力!有的时候即便是接吻,跟叶浅茗的感觉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她看上去像是蟾宫中谪落的仙子,可是却能够点燃人本身的烈焰!五月的天说变就变,有时是突然间雷暴,有时候又是热得燥人,我们沿着去年上一次走过的路程重游了一遍,甚至是找到了当初我们被追杀时,她躲藏过的那个山坎下!似乎是有着特殊的意义一般,在这个山坎旁,叶浅茗格外热情的抱着我接吻,唇甜得像是这个季节里蜜蜂能够采集到的花蜜!漫天遍野都是青翠的颜色,有些蔬果已经开始有了繁硕的气象,而叶浅茗如果先前是一枚成熟的瓜却依旧开着生涩的花朵的话,那此时的她已然是连花朵也开到荼蘼,成熟迷人。

哪怕倒退十年,现在这样的叶浅茗会更让我迷醉,少年或许会追逐少女的美丽,但所有的少年在曾经的某个阶段,必定对着熟女有着如痴如醉的痴迷阶段,叶浅茗以往身上还带着高高在上的清冷隔绝气息,而现在的她,则全然如同一朵盛放后足以招蜂引蝶的美丽鲜花!这是她一生最美的年华。 从初十出发,到十五才过了当初的路,而这一路上我们聊及很多对于将来的打算,结婚的想法对叶浅茗来说是可有可无的,这方面她的观念比起沈曼还要显得淡泊一些,因为看透了大家族和豪门里的一些婚姻都只是明面上的幌子,依靠婚姻而存续爱情,对她来说就像是教科书上的东西——有道理却不适用。 “我们这样,算不算是苟合?”临近目的地,叶浅茗在停下来休息时,倚靠在我的怀里看着车窗外的天空,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叫苟合?”我哭笑不得道,“这个成语形容的是不道德的行为吧?”“那我们呢,不算吗?”叶浅茗有些局促道,“明知你有其他的女人,却还是沉沦进去,明知道只是成年人的一场游戏,要懂得适可而止,却如饮甘露,欲罢不能,林修你说……这该怎么办?”“那你觉得祁山海和你小姑算是什么?”“杨砚和徐洁、莫槿她们又算是什么?”我没好气道:“正如你对婚姻的看法一样的,有些事情有道理却未必适用完全,感情是没有刻度单位的,道德的约束是在伤害她人的前提下做出的事情,可是我想不到你会伤害到谁,抑或者……因为多了你,难道我会去伤害沈曼伤害温小墨吗?”“嗯……有道理!”叶浅茗咬着唇,妩媚一笑,转过脸来捏着我的下巴,恼羞成怒道,“但你的话也就是听起来有道理,其实就是你这混蛋想全吃下去、据为己有还让我们想开点别互相伤害对吧?”我讪笑道:“这是祁山海和杨砚教我的!”“渣男!你比杨砚还渣……竟然把这种锅甩给人家?”叶浅茗扑过来,跨坐在我的腰上跟我笑闹着,我刚准备去攫取她的唇,眼角的余光却无意间瞥到一道身影,不由得赶紧把她推开,眼神错愕的盯着不远处在走动的一道身影,迟疑道:“那个人……是不是月上岚?”“啊?!”叶浅茗原本还有些嗔怒的,转头看过去,不远处一道穿着黑裙的身影确实极为醒目,而头上戴着一顶有纱帘的斗笠,背上好像背着一个背篓刚从山里出来的样子,确实跟月上岚的装扮气质相符。

“好像是!”叶浅茗推了推我,“下去打个招呼看看!”我和叶浅茗下车,挥手打着招呼,那边转过头朝这边望过来,随后摘下了兜里的黑裙女子,不是月上岚又是谁?不久后,我们跟着月上岚一起将车开到了不远处山脚下的一个村落里。

这时候才知道原本月上岚在外兜兜转转一大圈,重新回到这里,将来想要这边买一块地盖一座院子,作为一个从前以杀手为职业的女人,想要重新融入一个普通的社会确实有难度,而她回了一次燕京,见到了家里的一些故人后,却依旧是不喜欢燕京的氛围,决定自己重新选择一种平淡的生活。

听说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她不由得说起了现在南关的气象,据她所知,南关的农产品现在已经渐渐的有了名气,一年四季这边都有蔬果出产,目前还在引进国外的一些水果在这边培植,而一旦成功的话,未来还可以尝试着冲击蔬果的进口市场份额,这既是一种进步,也会是一种战略上的转换。

感叹起来,月上岚竟然也说了几句佩服我的话语,意思是她从前跟着陈长安从来没有生出过这些想法,或者说对于金钱和实质利益的追求超越了一切,在国外跑马圈地,在晋城的无所不用其极,居心都没有纯良过,而看到南关如今的变化,确实让人有种‘事在人为’的感觉!我们在月上岚自己买下的那间房子住了一晚,聊了很多,外面的近况有些也是她所不知道的,因为她进山已经快半年了,所以也是极为感慨!大概是看出了我和叶浅茗之间突破了那层关系,私底下悄悄地瞪了我一眼嘲讽了一句:“有的时候还真的是,坏的男人更讨女人喜欢吧?连天仙般的女神也逃不过啊,真是可惜!”第二天。 我们到了乡镇,而刘丹早早的得到消息,先帮我们安顿好了住处,随后安排了低调的皮卡带我们进山去蔬果基地看这一季已经开始摘果的一些产品。 连我都不知道女人是不是有种特殊的识别方法,在叶浅茗雀跃的跟着几个果农去采摘蔬果时,刘丹没好气的把我悄悄拉到了一片柑子树后面,掐着我腰间的肉,横眉竖眼的嗔道:“看叶家大小姐这千娇百媚的样子,这一路上没少被你滋润吧?”我哭笑不得,一脸的无奈道:“姐姐,这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有那么明显吗?”“你是沉浸其中不自觉而已,反正这次看到她的气质和上次最后一次见她是截然不同的,眼眸里水汪汪的,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连我这个女人看了都觉得迷人,如果不是有了男人,那还有什么会让女人过了三十还显得跟焕发第二春一样?”刘丹没好气,咬了咬唇道,“可怜我辛辛苦苦的天南地北到处跑,你倒好……沾花惹草不亦乐乎,气死我了!”“气什么?我跟浅茗这样又不意味着不理你了!”“懒得和你说话!”刘丹气哼哼的转身便走,“叶浅茗这么漂亮,我还凑什么热闹呀,干脆咱们断了算了!”“别啊……”我拉住刘丹的手,直接往她的唇上覆了上去,只听到她发出‘唔唔’的声音,惊慌的推拒了几下,语气含糊,“别……被人看到就完了啊……呀!”这个方法……还是祁山海和杨砚教的,不管怎样,我打算把这个锅一辈子甩给那俩家伙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女神的医流高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