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狐做妃为:调教花心暴君

狐做妃为:调教花心暴君

正文第一章:夏兵[更新时间]2017-01-3023:32:16[字数]1759第一章夏朝攻打有施氏,至西向东,层层攻略,有施氏层层败退,夏攻至滕州,有施民心惶惶。 天地间一片灰黄,风呼呼地响着,卷起的枯草在空中快速地漂浮着,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一头灰色的狼,咧着嘴,露出锋利的獠牙,面目狂野,嚣张地注视着对面的四头正欢呼的低声嚎叫的黑狼。

脖子上绑着的红色绫带随着风嘶哑着嗓音。 一头黑狼突然收起了玩笑的表情,把前腿压低,头往下压着,呲着牙,双耳直直竖起。

随着“嗷”的一声叫喊,他猛然跃起。 紧张的气氛被撕裂,一下子,变得紧促起来。

灰狼不疾不徐的一边往后跳,又趁着黑狼停顿的时刻,挥过去一爪子,其余的狼也前仆后继,陆续朝着灰狼进攻。

他们一时打成一片。 每次对方的爪子要划过来的时候,灰狼似乎都有意无意地放慢动作,当锋利的爪子到达面前的时候,又似乎是无意地躲过了,随即前爪猛的一伸,迅速地在对方的脸上留下一条条深深的血痕。

不过一会儿,黑狼都已经气喘吁吁地,身上都不同程度地有着一些血淋淋的抓痕,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纷纷散开,往着不同的方向逃去。 灰狼看着突然朝着一只狼扑去,猛地咬住狼的后腿,尽力地扯着。

狼嗷嗷叫着,扭着身子一头想扎进灰狼的脖子处,只是被灰狼灵巧地躲开了。 狼的腿少了束缚,不敢多停留,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灰狼不再追赶,眼看着狼一个个地逃走了。

他低头舔着抓子上的血,目光闪着红色,突然对着天空,“嗷呜——”滕州城上方的天空中飘着几片薄得像是一片叶子似的云,风一吹就又飘走了。

云下方是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士兵,正举着矛,拿着盾,气势汹汹地进行着操练。

整齐一致的动作,鹰一样的速度,狼一样的凶猛,毫不留情!如果他们面前的是敌人的一支队伍,那么不够一刻钟,定然全军覆没,无一生还!气势磅礴的呐喊声响彻云霄,有条不紊的脚步使得黄尘滚滚。 城门上,站着守城的士兵,无一不是面带惧色地看着距离城门口几白米外的军队。 虽然手中紧握着弓箭,已经箭在弦上了,却又没有一个人胆敢把手松一下。 他们在防备着对方,怕稍不留神,那支军队就会突然向他们袭来。 那支军队是夏朝的军队,夏朝攻打有施部落时的数场战役中,有施部落竟是没有赢过一局,皆以失败告终。

连续几个月的战争,几个月的失败,已经让有施部落人心惶惶,军心不稳了。

自帝履癸当政以来,各部落都逐渐不再进贡,如今帝履癸之所以要攻打各部落中最富裕的有施部落这是要杀鸡儆猴啊!对于和夏朝的战争,没人一个有施部落的人想过会成功,只是一律地希望首领能够投降,至少投降还能有生机,不投降只能被夏朝抓去当奴隶,奴隶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还不如投降。 可那些人都不知道,有施部落想投降,可夏朝仗势欺人,不肯啊!“长期如此,也不是个办法呀。

”有施劲炎摇着头,看着下方夏朝军队的眼光是怯懦的,毕竟不可能会赢。

在别人的都城前练兵估计也只有帝履癸才会如此的狂傲了,对方这样的气势,再看自己这早已经无战意的士兵们……哎!有施劲炎摇了摇头,满脸的愁苦。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了,再等,也等不下去了。

怕是还没有等到商族的军队,有施部落就已经要灭亡了。 “首领,我们为何不自己想办法?”一旁的有施源问,看着首长那样子,还有那些将军们,都憔悴成什么样了。

他们总不能一直等着商族的支援,毕竟商族还不一定会出兵,直到现在了也没要出兵的意思,从夏朝刚刚进攻的时候就说了会支援他们。

可到了现在……靠别人,不如看自己!“能有什么办法?”有施劲炎问,他并不觉得能有什么挽回,毕竟一切的办法都用尽了,可夏朝还是一如既往的攻城!有施源沉默了一会儿,说,“或许,妺喜可以去……”“不行。 ”还没等有施源说完,有施劲炎毫不留情地否定了。

“妺喜只有一个,而且我们也说过了,成汤出兵的话,我们会答应把妺喜许配给他。 ”听说夏王帝履癸荒淫无道,沉迷美色,送去美女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可首领,成汤到了现在还没有出兵!这是要制我们有施一族于死地啊!我们如果不自己想办法的话,那么也只能等死了!”有施源大声喊道,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默默地退后了几步,低着头。

有施劲炎沉默了,的确,如果他们不送出一人来保有施,有施的确只能被灭。 可是妺喜,是他最疼的妹妹啊,他怎么可以看着妺喜羊入狼口?他蠕动着嘴,“我们不能让妺喜去冒险……”“首领,我也一样舍不得妺喜,可是部落……”他突然说不出话了,禁闭着唇,眼睛期望的眼神看着有施劲炎,如今,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