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追忆评书《小八义》热泪盈眶

追忆评书《小八义》热泪盈眶

  或许是因为对童年的留恋,或许是因为对过去时光的怀念。 如今每次回忆起儿时听过的田连元大师说的评书《小八义》,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再加之万能的网络都找不到完整的录音或录相,这段童年记忆中最完美的故事更显珍贵。   《小八义》曾在辽宁电视台接连播出三部,每部100多集,也大概听了两年左右的时间才听完,关于它的记忆都是零星的,但能够记住的都是相当的经典,可见当时对其有多着迷。 以下,把能够记住的(不一定准确)逐一拾起,期待有一天,经典能再现。   第一次听小八义——讲的是“唐铁牛和阮英比试轻功,看谁先到一棵树下,阮英蹭蹭蹭蹭,唐铁牛蹬愣嘣蹬愣嘣一跳三丈……阮英来到树下发现没有人,正得意时,听到树上有人打呼噜,原来是唐铁牛早就到了,二人不打不相识,义结金兰”,虽然不是从第一回听起的,但正是这引人入胜的一段把我深深吸引,从此成为《小八义》迷。   小八义兄弟:  老大尉迟霄,手持双鞭(还是双锏?);  老二孔生,手持双斧;  老三唐铁牛,手持一对棒锤,武功高强,轻功了得;  老四徐文彪,手持长枪;  老五周景龙,不会武功,文状元,也使得其余兄弟黑白两道通吃;  老六踏雪寻梅花云平,花荣的后代;  老七钻云燕子锡金哥(究竟哪三个字搞不清);  老八猴子阮英(阮小七后代),手持刚刀,八义中武功第一,后成武状元。

  其他人物:  水耗子金贵,手持一支小锤子。

  小义士殿锡兰,手持一对“独角铜人鎙”?  后来收服了一个大个子,叫什么忘了,手持一对“短把牛头鋿”;  唐铁牛老婆刘赛花,用的流星锤。 记得很清楚的描述是,脸非常黑,把胭粉加水和着糊状,涂了厚厚的一层,结果是黑里透红,红得发紫……  零星记忆:  透龙剑——中间有一空槽,槽里有一滚珠,故叫“滚珠透龙剑”,削铁如泥,杀人不流血,后被阮英盗得。   隐身衣——晃惚有这么个东西。

  唐铁牛的棒锤每次使时都要吆喝:大姑娘洗裤衩——斜砸!懒老婆锤布!还有一招记不起了。   金贵也有三招:天灵盖儿,打脸蛋儿,凿尾巴尖儿!  ……  能记得的就这么多了,岁月不饶人,田老已经70有余,而我也已而立之年,童年的记忆总是让人快乐又感伤,不知这畅快人心的段子何时可以重现。

  如果网友有相关的记忆不妨分享一下。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