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学科地位与专业教育水准不可顾此失彼

学科地位与专业教育水准不可顾此失彼

学科地位与专业教育水准不可顾此失彼世纪,跨学科、多学科、交叉学科甚至超学科等各种不同的新概念曾经一度盛行。

然而迄今为止,理性地审视现实中的情形便不难发现:人类知识的学科化走向和格局并没有真正发生动摇,更不要说是颠覆。 尽管一些学科之间的确出现了交集,但是,这种交集要么迅疾衍生为一个新的学科,要么仅仅是作为原来主学科基调中的和声。

即使当下较为盛行的“知识生产模式Ⅱ”(一种学术研究新范式)的说法,也未必真正突破了原有模式,因为它指向“用”与现实问题解决的知识探究,回应的是研究方式的重新组织化问题,尚没有根本否定参与者需要的专属学科背景与资质。 当然,基于现实问题尤其指向“用”的研究,虽然在当前已经多多少少地为原有的学科内敛性逻辑带来了一定的冲击,甚至在特定领域已经构成学科研究方向拓展的外在动力,但是,这些新的方向一旦知识积累达到一定的成熟度,即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硬核,同好者达到一定的规模,它往往又称为一个细化的学科领域。 总之,说到底,上述学科的劣势或者说是局限,并非源于学科本身,而是人的生命有限性。 即使在今天知识获取日益便利化的时代,就是天纵奇才,也成不了集大成者。

学者要有所成,还必须在一定程度上专注于某些特定领域。

尽管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人工智能会给人类认识世界带来什么样的远景,但是,术业有专攻,在今天乃至我们可以预见的未来,依旧不会过时。

世纪的科学革命,颇意味深长的是:这种由自然哲学分化而来的学科雏形最早并非诞生于大学,而是当时的欧洲诸多皇家科学院。

直到世纪德国柏林大学创立,这种学科格局才被引入大学,在哲学院中落地生根。

学科移入大学,其实是为学有专长的学者从事研究与教学提供了安身立命之所,由是,在神、法、医之外,大学又被赋予培养以学术为志业人才的使命。 到世纪下半叶,为呼应外部世俗社会发展需求,英美高校才开始遍设农工等专业,随后,也是得益于历次科学、技术、产业革命的因缘际会,以满足社会特定职业需求为鹄的的大量专业开始迅速蔓延开来。

因此,历史地看,大学中的学科与专业并不存在天然的共生关系。 的工程学院的本科能源专业,其专业课程组合覆盖材料学、电磁学、太阳能、电子学、电化学、地球科学、大气科学和原子能等众多学科。

人类学的专业课程则覆盖语言、历史、政治、法律、宗教、音乐、区域研究等等。 而诸如物理这样的传统专业,也根据学生未来职业选择的多样性,提供不同的学科内容,如天文学、遗传学、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等。

》年月日)。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