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第二百三十章 你还能收多少礼?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章 你还能收多少礼?司礼监最新章节

长胜堡是个千户所,此地位于沈阳中卫和定辽左卫接壤之处,乃是定辽左卫离河西蒙古最近的一个卫堡。 流经整个辽南的太子河源头就是长胜堡境内的草帽顶子山。 嘉靖以来,辽东边患不甚严重,较大几次都是蒙古土蛮越界掳掠,且多是发生在广宁境内,故而长胜堡这里,很是太平。

太平久了,跟关内的卫所一样,长胜堡自然避免不了吃空饷。

此地名为千户所,但实际驻扎军士不过四百人,今天这般紧急集合,到场的约摸不到三百人。 其他人,花名册上是有的,若上官真的要阅,也是能凑来的。

这不能怪长胜堡守备胡三炮吃空饷太过份,而是因为真的没有这么多兵员。 万历十五年以前,辽东兵额将近九万人,俱是精兵,因此兵部当时称辽军之锐,为九边之首,其次为蓟镇、宣大。 不过抗倭援朝之役,明朝抽调的兵马大多来自辽镇,七年艰苦作战,辽东明军大概损失了一半人马,其中很多都是精锐骑兵。 现如今辽东镇虽然仍保持在八万左右兵员规模,但内中真正能战之兵不足一半之数。 这也是为何日后建州造反时,明朝无法单凭辽东镇镇压,而要举全国之兵往辽东参战的缘故。

兵员本就不足,再加还要吃些空饷,能一下拉出三百人来,长胜堡的守备胡三炮还是颇为满意的。

毕竟,这是突然来的命令,事先容不得他找人凑数。

将士们的表现还算不错,号鼓声未毕,便匆匆赶到校场集合,刀矛火铳依次检查,大小队官排队点名,一切井井有条,算是给他胡三炮长了脸。 这搁其它卫堡,那都是要盖过一头的。

来集合的士兵们注意到,守备大人身边有几个人,看着不是本所的人,听口音,似是沈阳那边过来的,为首的是一个百户。 只是,守备大人乃是千户,对这个百户却十分恭敬,若非身上的袍服,不知道的还以为那百户才是长胜堡的守备呢。

胡三炮可不管士兵们怎么看他,对身边这位来自大帅府的赵百户,他不光是恭敬,更是时刻陪着笑脸,唯恐怠慢了人家。

要知道,大帅府的百户,放外面那都是能做游击的,甚至直接当参将也不是不可能。

而能在帅府做亲兵百户,那是亲信中的亲信,精锐中的精锐。 胡三炮对此,心里透亮。

不要说是百户了,就是来个小旗,他都得小心翼翼应付着。

要不然,谁敢保证这家伙回去之后不会在大帅那里编排自己几句。 胡三炮这名字当然不是本名,没人会给自家儿子起这名字,但是知道胡三炮真名的人反而没有知道“三炮”名头的人多。

这是因为,胡三炮这个名头乃是李如松将军亲自为他叫响的。 碧蹄馆之战时,胡三炮只是个炮手,奉命发炮掩护明军撤退。 不知是他炮打的准,还是运气好,反正连发三炮,一下击中了追击的倭军金甲将,使那金甲将被随后赶到的五公子李如梅亲手击毙。 事后,从倭人俘虏那里胡三炮得知,被他击中的金甲倭将叫小野成幸,是倭人的一个了不起的将领。

事后,李如松拍着胡三炮的肩膀,夸他三炮打的好。

由此,军中便都呼他为胡三炮了。 久而久之,胡三炮自个都不习惯听到真名了。

也正是因为这三炮,胡三炮才能从一个炮手混到如今的千户守备。 只可惜李如松将军十年前战死,否则,有他的提点,胡三炮恐怕都能当上副总兵。 堡内校场很久没有这么多人聚集了,附近百姓看着奇怪,纷纷打听什么情况,是不是蒙古蛮子又越界过来了。

要是那样的话,他们可就得收拾东西准备了,万一驻军打不过,他们就往沈阳或辽阳避难。 不解的不单单是百姓,沈炼他们同样也奇怪,因为长胜堡的动静太大,这种情况一般只有敌袭才会有。 而他们一路过来,可没听说哪里有奴寇扰边的。

魏良臣让郑铎的人和降倭都留在堡外,示意田刚还有沈炼他们随自己进堡。 “恐怕和札萨克图有关。 ”李永贞低声提醒魏良臣,有关札萨克图的事情,他已听魏良臣说了个大概。

当听说建州竟然和李成梁勾结欲造反,李永贞可是惊的不行。

也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魏良臣这个八品舍人竟然要虎口拔牙,去摸李成梁的屁股。

李永贞不认为单凭建州左卫舒尔哈齐的告状,皇帝就相信李成梁真的和奴尔哈赤勾结造反。 魏良臣也说他不信,但既然这件事他知道了,那么他就必须将人安全护送到京城,此乃小臣本份。 李永贞没有问魏良臣到底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这个小舍人身上有太多他琢磨不到的东西了。

他决意跟着看到底,归根结底是因为宫里给魏良臣回了话。 是纸条,不是圣旨,也不是信。

但这张纸条,让李永贞坚定跟着魏良臣走,肯定有好处。 因为,这张纸条是郑贵妃写的,上面也只有简单一句话——“陛下想知道,你还能收多少礼。

另外,陛下说,他的圣威,向来就为鬼神所惧。

”魏良臣将这张纸条给李永贞看过,李永贞认得那是郑贵妃的笔迹。

他确信,十多年前,他在坤宁宫可是看到过王皇后将郑贵妃的一幅字画撕碎的。 不知是不是受魏良臣大白话书写的影响,贵妃娘娘回的竟然也是大白话。 这样也好,简单易明。 不过让李永贞更佩服的是,魏良臣没有将这张纸条当作宝贝一样收着藏着,日后拿出来炫耀什么。 而是看完即毁,用他的话说,陛下和娘娘的心意知道就行,不用留存。

这是万一以后发生了什么事,跟皇爷无关。 小小年纪,做人倒是圆滑。 李永贞佩服,自是想这小舍人走的更远些,札萨克图这件事不要出了差错,由此自然担心长胜堡这里,是不是已经来了沈阳的人。 那样的话,恐怕魏良臣这个舍人就没法插手了。 “八成是这样。

”良臣点了点头,瞄了眼动静很大的长胜堡校场,然后对李永贞道:“先过去看看吧。 ”.........感谢王维栋书友100元打赏!。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