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书籍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040:求你二大爷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040:求你二大爷

h3040:求你二大爷/h3闻管家点了点头,儒雅询问:“小少爷,需要为唐小姐准备礼服吗?!”唐景晴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黑裤子、白t恤和开衫卫衣,问沈孺枫:“正式晚宴?!”“没有!”沈孺枫昧着良心说。

闻管家看向自家小少爷,是谁今天早上还在叮嘱他要好好准备今天的晚宴,说这是他的成人礼,要非常正式和隆重才能体现他沈家少爷的身份?!今晚的宴会,除了学校里平视和沈孺枫玩儿的比较好的几个朋友之外,几乎都是里州上流社会的名人。

他们不是冲着沈孺枫,是冲着沈家……冲着沈自洲。 哪怕知道今天沈家家主沈自洲有可能不在,还是必须来。

“虽然不是什么正式晚宴,但是有一个开场舞……”沈孺枫耳尖泛红,“你能不能陪我一起跳?!”“小少爷,您的开场舞舞伴年前已经定下……”不等闻管家说完,唐景晴漂亮的眼仁带着几分不耐烦,随口答道:“我不会……”“小枫!”看到踩着高跟鞋,穿着星空短款礼服而来的顾嫣然,沈孺枫垮了脸,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脸傲娇,看起来吊儿郎当。 顾嫣然视线扫过又白又漂亮乖巧的唐景晴,笑着对沈孺枫道:“你的第一支舞舞伴已经定下来是汤家的二小姐,要是你不喜欢的话,不如……我陪你跳第一支舞?!”“你还是和我二叔跳吧!”沈孺枫不给面子,回头对唐景晴说,“我们上楼吧!”唐景晴颔首。 顾嫣然也没有生气,看着沈孺枫和唐景晴的背影,一脸担忧地问闻管家:“那是小枫的女朋友吗?!可我听说汤家二小姐已经是小枫内定的未婚妻了……”闻管家笑了笑:“不好意思顾小姐,我不太清楚。

”·晚宴开始,佣人上来催了好几次。

唐景晴吃过药,躺在沙发上好不容易睡着,沈孺枫怕佣人进进出出打扰到唐景晴,换了衣服下楼,叮嘱佣人不要打扰唐景晴休息。 他们家大佬也是真不容易,一看就没在唐家睡好,也不知道唐家到底是什么虎狼窝,觉都不让人好好睡。 唐景晴醒来,天已经黑透。

黑暗她中靠坐在沙发上,给李教授打了电话,得知研究所那边儿进度不错,起身拿起自己外套穿上,没忘带上姜笑笑给她买的糖果,准备回去。 走到楼梯口,见楼下已是宾客如云,唐景晴剥了颗糖果丢进嘴里,双手手肘搭在二楼护栏上,垂着又长又密的睫毛,凝视楼下上流社会的各色名流。

人人都带着面具,对着沈孺枫阿谀奉承曲意逢迎,真是乏味又无聊。 顾嫣然无意抬眼看到二楼那抹欣长纤瘦的身影,小姑娘齐刘海下那双黑白分明的眼仁带着几分不耐烦的冷意,和她乖巧的模样很不相符。

顾嫣然侧头对身边一身鹅黄色礼服裙的小姑娘说:“维维,别生气了,小枫的朋友都说了不会跳舞了,你看楼上……她连礼服都没有穿,不会和你抢风头的!”汤维维一脸不高兴地抬头看向楼上,那个穿着开衫卫衣白体恤的女孩儿,生的极白,特别好看,齐刘海下的五官精致如画,不说话的样子白皙又恬静。

她咬住下唇,眼眶更红了,有了极为强烈的威胁感。

沈自洲没有出场,闻管家代替家主对各位来宾表示欢迎之后,是沈孺枫的第一支舞。 沈孺枫一身黑色燕尾礼服,白衬衫黑领结,身姿挺拔,清秀漂亮的的眉目间带着明显的不悦。 在众人的注目和掌声中,沈孺枫臭着脸走到汤维维面前,勉强伸出手。

汤维维也不高兴,双手抱臂,下巴高傲抬起,朝着楼上唐景晴方向扬了扬,开口:“我不跳!有本事……你让她和你跳啊!”莫名被众人注视的唐景晴咬碎糖果,唇角勾起甜甜的笑容,又乖又萌又甜软:“可是我不会啊……”容色冰冷的苏承桓听到那个清亮甜软的嗓音,抬头……看到二楼慵懒将手臂搭在扶手上的小姑娘,笑容甜美,充满灵性,他握着水杯的手一紧,心跳的速度快了几拍。

蒋晨华看到唐景晴,眼睛一亮,连忙跑到楼上找唐景晴。 “你怎么在楼上啊!咱们学校同学来了不少,走吧……一起过去坐坐!”蒋晨华觉得他作为沈孺枫的第一号狗腿,有义务替沈孺枫照顾好家眷。

唐景晴点头,笑容甜的要命,蒋晨华耳朵都红了。 “维维!”正在帮沈家招呼来宾的汤维维母亲走过来,歉意看了沈孺枫一眼,伸手推了汤维维一把,“别闹脾气去跳第一支舞!”“我就不!”沈孺枫冷着一张脸吊儿郎当看着汤维维:“你跳不跳?!”汤维维听到这话,眉头抬得更高:“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和你跳第一支舞!”“我可去你大爷的吧!求你二大爷……一丑逼丑成这样,还让我求你跳!和你跳完我手都得洗脱皮!爱跳不跳,傻逼!”沈孺枫一点儿面子都没给。 “沈孺枫!”汤维维尖叫着快要哭出来,“你大爷!”“脑残!整个里州都知道我没大爷,只有一个二叔,你要是真带种……倒是骂我二叔一句啊!你敢么?!傻逼!”沈孺枫骂完扭头就走,谁知道一回头就看到自家二叔站在偏门门口,深邃湛黑的眸子瞅着他。 沈孺枫立马抽出插在口袋里的双手,跟被施了定身咒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低声唤人:“二……二叔。 ”顾嫣然没听清沈孺枫的声音,却看到了偏门口……半个身子隐在黑暗中的沈自洲。

男人沉稳成熟的尊贵气场,十分有魅力。 她心跳加速,克制着自己表情,整理了礼服不动声色朝偏门方向走去,谁知道扑了个空,沈自洲已经走了。 汤维维的父亲停下和别人的寒暄,快速走到女儿跟前,冷着脸呵斥汤维维:“汤维维!”大概也是觉得沈孺枫说话难听,汤维维的父亲没有训得太狠,只说:“今天是儒枫的成年礼……你不要任性!快去跳第一支舞!”虽然每天是一章更新,但千千一章是两千字啊,再次强调一下啦!免费期是每天两千字更新,有时候会加更!再就是pk的时候会每天四千字更新的宝宝们,望周知。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诗歌书籍www.hx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